薛雪診誤


葉天士治金某患嘔吐者數年,用泄肝安胃藥年餘幾殆。
徐靈胎診之,謂是蓄飲,為製一方,病立已。(見《徐批臨証指南》。)

薛生白蔡輔宜夏日自外歸,一蹶不起,氣息奄然,口目皆閉,六脈俱沉
少妾泣於傍,親朋議後事,謂是痰厥,不必書方,且以獨參湯灌。
眾相顧莫敢決。

姓者,常熟人,設醫肆於楓橋,因邀之入視。
符曰︰中暑也,參不可用,當服清散之劑。
眾以二論相反,又相顧莫敢決,
其塾師馮在田曰︰吾聞六一散能祛暑邪,盍先試之?
皆以為然。即以葦管灌之,果漸蘇。

又投以解暑之劑,病即霍然。(見徐晦堂《聽雨軒雜記》。)

為一代良醫,猶不免有失,況其他乎?
知醫之不可為矣。
然如姓,素無名望,而能治良醫誤治之疾,則醫固不可為而可為也。
引自《冷蘆醫話》


洛克的話:

這個故事是說,有人中暑昏倒了,請名醫薛雪來看,
薛雪一看就說,不用開方了,趕快喝人參湯,
一群親朋好友沒人敢作主,請藥房老闆來,
灌服六一散,醒了,好了,所以留下這一篇糗名醫的百年醫案,
真的是這麼一回事嗎?

重點是:口目皆閉,六脈俱沈,
薛雪以醫師的思維來想,
先服用人參湯急救,先把人救起來再解暑,是合理的步驟,
總不能花錢請了醫師來,醫師的話又不聽,
幾個人商量商量做決定,
這一折騰又花一二時辰了,真的很嚴重,早就掛了。

還沒死,身體不錯,一灌藥醒了,皆大歡喜,
可以當作好的故事結局,
但是當作醫案就需要再斟酌了。

你看出來了嗎?
時機
才是這個醫案的關鍵。

當然,如果薛雪把中暑誤認為中風就真得弄錯了。

故事的背後...
我為什麼說身體不錯,第四行,有些資料是「少外家」
外家在南部台語是「娘家」,所以我覺得有些奇怪,
一查書,竟是「少妾」,更是太奇怪了,
無端捲入大老婆小老婆的戰爭。

蔡輔宜是誰?有小說提到是葉天士的朋友,
葉薛兩人是死對頭,
那這篇文章是用來酸薛生白的?
唉,有點複雜....


洛克中醫研究站
呂崇金  洛克醫師 整理

Rockl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