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希恕講痺證(轉載)


本文由胡老的錄音整理而來,有小部分缺失。缺失部分用 …… 略過。

(痺證)這個範圍相當的廣啊,現代的風濕性關節痛當然屬於這個,那麼,像這個類風
濕啊,骨質增生啊,都概括在內的。以至於這個神經發炎,骨節疼痛,古人啊分不開的
,叫做痺痛,現在呢,我們有幾節書,要溫習溫習。在金匱要略裡頭,在痙濕暍篇裡頭
,專門提出了一個濕病。他說太陽病,關節疼痛而煩,脈沉而細,此名濕痺。濕痺之候
,小便不利,大便反快,但當利其小便。這節說是啊,他就指這風濕。所以他也當太陽
病了,也有關節疼痛,發熱而煩。那麼這種病,要是太陽病呢,這個關節疼痛而煩,這
是一個表實這樣一個證候。太陽傷寒,他是一個身痛,腰痛,骨節疼痛。那麼要是真正
的太陽傷寒證呢,他脈他要浮緊的。那麼現在這個脈呢,沉而細,這個沉脈呀,古人認
為,這個沉脈也主裡。也主寒,也主水,所以在這個《金匱要略》裡頭,這個水,就是
這個水腫這類的病,他說脈得之沉,當主有水。那麼這個,這一段,這個病主要的是這
個裡虛,脈沉細嘛,而飲不行。水不行,所以這個叫濕痺,這個不是太陽傷寒。太陽傷
寒應該脈浮緊吶,這裡脈沉而細,說明是裡虛有停水。那麼古人呢,管這種的身體疼痛
叫作濕痺。濕痺之小便不利,大便反快,但當利其小便。從這節上說,這個濕痺的證候
也不一樣。那麼假設要有這種情況,小便不利,大便反快,那我們遇到關節炎這種情況
,身體疼痛而煩,類似表證。他這個主要由於小便不利。咱們這個講傷寒論也有啊,那
麼裡頭有停飲,小便不利,你不利小便表不解。所以在這種情形下,利小便,裡氣一通
暢,內外一和,也自然汗出而後解。這一段就說明這個問題。

那麼這個濕痺啊,所以有這種表熱的證候。就由於水不行於裡,它表氣也閉塞,所以發
生這種表證。那麼這個呢,不要誤於表的證候,一味發汗不行的。咱們在傷寒論,在多
少節呢!內容我還記得,說這個太陽病,發汗或下之,仍頭項強痛,翕翕發熱,惡寒,
心下滿微痛,小便不利者,他要用桂枝去桂加茯苓白朮湯主之。那個去桂不對的,應該
去芍藥,跟這個是一樣的。那麼要不利水,是不易治的。我們治這個一般的關節炎吶,
要注意有這麼一種,但當利其小便。濕家煩痛,可與麻黃加朮湯,發其汗為宜,慎不可
以火攻之。這也是痙濕暍的一章裡頭的。我講,我很少幾節把他記住了,然後等會討論
這個痺疼怎樣治療,這個地方。這個治療,也不外乎古人這些原則了。

這個濕家古人就指的這個風濕,身煩痛,那麼痛而至煩吶,可與麻黃加朮湯,他是可與
,不是主之。那麼這個,尤其這個風濕關節炎吶,始終在表,我們這個要注意,那麼這
幾節,他都說的是原則的治法。那麼這個在表,可以發汗,得加朮,因為這個風濕這類
的病啊,頭前說利小便,這個又說可發汗,但是發汗呢,應該用麻黃加朮,發汗是解表
了,去風了,濕去不了,他得加朮,慎不可以火攻,這句話頂要緊,那麼這個病呢,他
是來表,應該由裡往外從表解外,所以從外往裡用火攻就錯了。

用火攻,火攻的法子多的很了,那麼古人,這個火攻呢,開始大汗,咱們這個傷寒論講
得很多了。那麼火邪他往裡頭,不但他不能夠出來,這個,這種熱,那濕更不用說了,
反而往裡頭去。所以從外往裡治,有很多的濕家這麼治啊,治出腎炎來了。那麼這一節
,我們可以看一個問題,現在西醫啊,就是就到現在了,有時候還愛用火攻。其實電療
啊,辣療啊,都是這一類。

這個,這個痺證,我在臨床中那見得最多了,大概(每年)總有個五十例。這五十例都
是咋得到的呢,是一個西醫,跟著我實習,他做的五十個卡片。那麼他姓張,張樹娟,
是一個西醫,跟我實習一年了,那個時候痺證多的很。我呢,沒見著一個用電療好這種
關節炎的,沒有。所以這個就是,古人早就以這個為戒的。

還有一節,也是類似的,都是一章裡頭。病人一身盡疼,發熱,日晡所劇者,風濕這類
的病啊,他是陰天下雨都厲害,所以他日晡的時候,他就加重。一身盡疼,這個疼的就
比上邊這個嚴重一些了,同時發熱,那麼到這個日落的時候啊,這個疼痛加劇,這個叫
風濕。此名風濕,那麼這種病呢,傷於汗出當風,或久傷取冷所致也。這個說的病因了
,那麼濕哪來的呢,這個說著病因啊,他不是從外邊來,是有濕邪了,這就由於汗出當
風,這個汗這個東西,他是排這個毒素的,毒物、廢物,應該排出體外,所以現在關節
啊,很容易犯這個病啊。熱天吶出汗,弄個電風扇吹一吹,這個最容易壞,這個汗呢,
本來他是離開組織,他是要出來的,裡面全是廢物,遇著風一閉,就把這個東西啊閉到
皮膚腠理之間。一開始就在皮膚裡頭啊。那麼一次不要緊,久而久之,他這種毒素啊,
他就怎麼到關節,關節的空隙,就是筋骨交界的地方。他就到那個地方了,筋骨交界的
地方,他就發炎生病了,這就屬於關節炎了。這個說得很有道理。或者久傷取冷,久傷
取冷跟這個是一樣,比如我們出一身大汗,這個冰欺凌你拿起來就吃,這個汗馬上就回
去了,其實這個汗早就出來了。這跟這個汗出當風是一樣的。那麼這個古人吶提出這個
風濕的成因,還有就是我們身上多停濕的人,一得感冒也容易得這個風濕。那麼這類病
呢,可與麻黃杏仁薏苡甘草湯。這與麻黃湯差不多。由於這個他偏於有熱,所以他不用
朮。他用薏苡仁,生苡仁啊,生苡仁這個藥他是一個寒性的去濕藥。

還有一種這種風濕:風濕,脈浮,身重,汗出,惡風者,防已黃耆湯主之。脈浮為在表
啊,身重,這個濕特別多,身子就沉,這個組織裡邊都是水分,感覺就重,身子就沉。
汗出,表虛。惡風,這個惡風,黃耆劑啊,這個惡風特別敏感,這個我親身體會過。那
麼這個伏天吶,他這個屋子關得非常嚴,你拿個扇子他都害怕,那真是惡風。要遇著這
種的風濕,要用黃耆劑。黃耆劑他就是皮膚這個方面特別虛,古人有一句話了,邪之所
湊其氣必虛,皮膚這塊虛,你身上無論哪個地方停濕,他也往外來。就在皮膚這裡呆著
了。你皮膚這個虛不恢復啊,這個濕不會去的。所以這個時候呀,只用發汗藥也不行。
非大量用黃耆不可。也不要大量用,三四錢就行了。那麼這個藥,他這個惡風特別敏感
。這都是我們這個臨床上啊,你自己遭遇這種證的人自己知道,我就給人治這麼一個病
人,我去了就拿著扇子,這也是夏天。我一進屋他就擺手,我一搖啊,熱壞了,他捂得
嚴啊,他就是怕風,出汗,那麼這類的病,非用黃耆不可。所以這個治病啊,不是說哪
個藥就治什麼病,沒有這個事兒!你像這類的這個痺證,你不用黃耆乾脆治不了。所以
這個黃耆這個藥,據我體會啊,要用他治這個惡瘡,大風,在這個神農本草,惡敗瘡,
全是皮膚,這個虛,就咱們說的這個正氣不足於表了,他的壞東西它出不去,非恢復他
不可,什麼藥呢,就是黃耆。黃耆治皮膚的,非常有效。有時候濫用黃耆,補氣,哪是
那個事兒!他那個就是皮膚虛衰,這個地方啊,拿著現代的話說就是營養不良,皮膚營
養不良,所以這個時候,他這個病啊來這個地方他不去,你真得把他恢復了,他這個病
邪呆不住了,他自然就好了。拿得這個去濕去風濕的藥啊,他自然就好了,這個特別惡
風,他用防已黃耆湯主之,這個防已黃耆湯,就是防已、黃耆、朮,也是根據前邊這個
濕痺啊,要利小便的。去濕嘛,他既用防已,又加朮,他擱黃耆呢,就恢復這個表虛。
另外就是生薑、甘草、大棗,這個方子,他從這個桂枝去芍藥變化而來的,他把這個桂
枝啊用黃耆代替了,所以他就是桂枝去芍藥湯,他以黃耆代替桂枝了。另外加去濕的藥
,加防已,加朮,這個朮啊,我們用啊全是蒼朮,不要用白朮,尤其治這個風濕,這個
我們拿以前的這個熟了,我是啊,這個方子有變化,不怎麼,以後咱再講。

在這個傷寒論裡頭也有,風濕相搏,身體痛,不能自轉側,不嘔不渴,脈浮虛而澀者,
桂枝附子湯主之。若大便硬小便自利者,去桂加白朮湯主之。這個都講過的了。這傷寒
論裡頭說風濕相搏,這個也疼得厲害,風濕俱盛,同時也陷於陰寒,那麼內經上說,風
寒濕三氣雜至,合而為痺也。那麼這個既有風,又有濕,又有寒,這個寒呢,不是外邊
積累的寒,人的機能沉衰,發生陰寒證,所以他這個疼得特別凶,身體疼煩,不能自轉
側。不能自轉側啊,就是憑自己的力量不能翻身。疼得厲害。不嘔,說明這裡頭沒停水
,也就說沒有少陽病了,不渴,裡頭也沒有熱,有熱得裡邊渴,也沒有陽明病,所以還
在表嘛。他一個意思就是這個風濕,自表入裡,由陽入陰。脈浮,但是虛,微而澀,那
麼裡頭血液也不流暢,他為濕所主嘛,那麼這個就說明是少陰病了。少陰病,脈微細嘛
。桂枝附子湯主之。這個桂枝附子湯主之,現在我不常用這個方子,這個就是桂枝去芍
藥加附子。附子這個藥,你們看神農本草這個,他不但能夠驅陰回陽啊,這個附子啊,
他還能夠去濕痺,緩拘攣,這個……都起這個作用所以我們治這個慢性關節炎,這個附
子,大概是必用的藥,沒有……陷三陰證的多。三陰病裡多。

若大便硬小便自利者,去桂加白朮湯主之,可是在風濕這地方,是不能用發汗藥,這個
底下說的小便自利,這個是小便頻數,這個小便利和這個小便不利是一個問題。咱們在
臨床上,你看失眠和不眠這是一個問題。他不光表現在一個利字方面,一個行字方面,
就是一個問題,統統都是膀胱的問題,這個小便。他這個肌肉啊,失去收縮的力量,這
就虛嘛,這個小便就數。如果這個肌肉收縮而不開,這就是小便不利。這個收縮呀大概
都是屬於陽性證,失去收縮,那就小便利,那麼這種情形,就是用朮、苓這種得尿藥啊
,也治小便不利,也治小便利,尤其這個朮,他起這個相當作用,尤其配合附子,他能
夠恢復這個機能,這個不鬆弛,那小便他就恢復了,小便恢復了大便也不硬啊,這個大
便硬不是陽明病,使不得大黃,由小便數造成的大便硬。小便不數了,大便自然好了。
那麼由於這個附子、這個朮,一方面治小便自利,一方面去濕解痺。所以這一段書啊,
讓學的人啊很不好理解。大便硬,小便利,為什麼還擱朮啊,倒去桂枝啊,這個在金匱
裡頭啊,痙濕暍篇就有,他說小便數,或者渴,下利,都不可發汗,咱們講的傷寒論不
有些發汗禁忌嘛,那麼這個也應列到禁忌裡頭,小便頻數,不能發汗。亡失津液嘛,你
再發汗,還亡失津液。想法子治小便利,你像真武湯啊,都治小便利,也治小便不利,
尤其老人啊,那麼他這個精氣虛衰了,常常有尿就得去。我們開會就看出來了,是一個
老頭啊,一會就跑了。他們都是,小便非常頻,但是不大。這個也就是他應該盡量排除
但他排除不了。他一會想上一會想上,有了他收攝不住。淌到褲子裡頭了,他就得去。
所以這個情形用附子配合利尿藥,都好使。那麼這一段呢就講這些問題。這些問題為什
麼今天都要講一講呢,這也是和這個痺疼啊很有關係的,原則上啊這些都是一樣的。

第七,風濕相搏,骨節疼痛,全身掣疼不得屈伸,近之則痛劇,汗出,短氣,小便不利
,惡風,不欲去衣。或身微腫者,甘草附子湯主之。這個比上邊這個桂枝附子湯更重了
。他這個濕,停水,他小便不利了。所以這個濕越盛,寒越盛,這個痛越厲害。他這個
痛的比上邊就厲害。掣痛,他是一種牽掣的痛,而以至於不得屈伸,伸開不能屈回來,
屈回來不能伸開,這痛得厲害了,近之則痛劇。不容人摸他碰他,你離他近他都受不了
。汗出短氣,小便不利,惡風不欲去衣,這個陰寒得的厲害。這種情況要是特別惡風敏
感也有用黃耆的機會,不敏感一般就桂枝湯的情況,桂枝湯也是惡風啊,他汗出惡風,
那麼像我說的這麼厲害,得用黃耆,他這個用桂枝甘草湯加朮、附。頭前那個他有附子
,沒有朮,這個桂枝甘草湯就是桂枝湯的一個最簡單的方子,這個咱們也講過。這個身
有微腫小便不利,他這個濕盛,所以這個附子還要配合朮。

還有就是諸肢節也疼痛。身體尪羸,腳腫如脫,頭旋短氣,溫溫欲吐,桂枝芍藥知母湯
主之。這個也是歷節,中風歷節當中的,金匱要略,諸肢節疼痛,就是多發性關節痛了
,身體尪羸,這個尪羸啊,醫宗金鑒裡頭呢改個魁羸,尪羸就是關節變形。羸者,瘦也
,尪,塊的意思,那麼可見,就一段說的是類風濕。腳腫如脫,所以這個方子也治腳氣
,腳腫如脫,下肢特別疼,這個腳氣病,他這個腳腫如脫,如脫者,就是行路困難,頭
眩,短氣,這個水往上衝的病,這個胃有停水他短氣,這個濕也挺重。溫溫欲吐,所以
胃有停水他就想吐,老想吐。吐不出來,桂枝芍藥知母湯主之。

這個方子啊,也常用,他就是桂枝湯去大棗,另外加防風,麻黃,大黃,附子,朮,他
這個生薑啊,加知母,生薑的量比較重,我們在臨床上對這個方子,不要守著方子用,
要類似這個證候他不想吐,這個生薑量就不要這麼大。他這個生薑量很大,大概有四錢
。我用這個方子治過風濕熱,很好使。加石膏,加石膏就是越婢湯的臨床應用。那麼頭
前講的呀,就是要利小便,這個方子啊,大概在傷寒論裡,咱們現在講少陰病嘛,有兩
個方子相似,我也把他擱到這裡來了,少陰病,身體疼,手足寒,骨節疼痛,脈沉者,
附子湯主之。咱們這個沒講了,下次他就講了。這個少陰病,也在表嘛,身體疼,手足
疼,骨節疼,就個骨節疼就是指的風濕這一類的。脈沉者,主要的這個脈不浮了,脈沉
者,就是有水飲,裡邊有水呀。附子湯主之,這個附子湯與真武湯,裡邊就差一味,這
個附子湯他有人參沒有生薑,真武湯有生薑沒有人參。就是苓、朮、附在一起,附子、
茯苓、朮,來一起加人參、芍藥,甘草,這就是附子湯,傷寒論有,這個寫不寫都行,
下回咱們要講了。那麼這個就是裡頭有水,表不解。跟我們方才說的那個一樣,你利尿
就行。這個藥主要的利水,去寒濕,這個方子我用過,就是附子湯,如果下肢疼,腿疼
的厲害,而且發拘攣,這與芍藥有關係,而脈沉,這類的痺疼好使。四肢疼痛,重,自
下利者,真武湯主之,這個頭前我們講濕痺。小便不利,大便反快,這真武湯就是。四
肢疼痛沉重,這個濕重他就沉,那麼這個濕痺呢,他就疼,自下利者,大便反快呀,當
然他裡邊沒說小便不利,肯定是小便不利,用這個真武湯治水的嘛。他利小便,就跟我
剛才說的那個附子湯啊就差一味藥。他沒有人參有生薑。也是苓朮附三個藥都有,有芍
藥有生薑有甘草,那麼這段就是我們說的但利小便,就是說的這類方劑,就是附子湯啊
真武湯啊這一類的。那麼到這樣我們就介紹了頭前仲景的書裡頭。那麼現在我們可以看
出些問題來了。

這個痺痛這類的治療啊,發汗利小便,這是原則上的,尤其這個風濕病,始終在表。總
是以解表這個方劑兼去濕利水的藥為正治。這根據頭前講的,那麼這個病的得來呢,大
概就汗出當風,這個貪涼飲冷,或久傷取冷,大概這樣子得的多,這個的多陰,最忌的
不能夠從外治,不可火攻,還有一個臨床上常遇著,小便頻數,而大便反硬,這個要注
意,發汗藥不要用。只是用這個附朮為基礎的方子就行,這個就是桂枝附子湯,把桂枝
去了,加上朮,那裡頭剩什麼了,就是附子、生薑、大棗加上甘草、朮,這幾個藥,這
就是在這個時候啊,不要用發表藥了,麻黃更不能用了,是不是?這些就是以前講的,
這些段文裡就看出這些問題來了。那麼如果不是陰證,你像麻黃加朮啊,叫麻杏苡甘湯
,麻黃杏仁薏苡仁甘草湯,這個都是在急性發作的時候。這個病我們在臨床上遇到的非
常少,因為到我們這裡都是慢性的多,經過西醫治療的不好,找中醫吧,都是這樣。所
以我們遇著的都是慢性的。都是慢性的,全變成了這個脈浮虛,或者沉,那麼這類的這
個風濕也算,全是屬於少陰病的範疇。都要用這個,發汗藥裡頭都要加附子的。這就根
據方才講的,可以得出這些的結論。

那麼我在治這個病啊,我把這個方子概括起來有這麼三四個方,我不用這個附子湯,我
用這個整個的桂枝湯。這個桂枝湯咱們都知道了,是太陽病用的,脈浮緩或者浮弱,汗
出,但是只用桂枝湯是不行的,就像我剛才說的,全是變成陰虛的證候了。那就用桂枝
湯加朮附,這個藥,這個方劑的應用的機會最多了,無論是風濕,或者是這個骨刺啊,
骨質增生都好使,這個很常用,我用這個方子治好的病人太多了。就是桂枝湯加朮加蒼
朮、附子,這個附子用啊,要注意一點,這個附子用啊,人常腦袋冒眩,他這個附子這
個藥啊,他有毒啊,那麼在傷寒論裡頭,風濕相搏那裡他也說了,他說陰雨連綿的時候
啊,其人冒,如蟲行皮中狀,勿怪,這是這個藥啊,病已中,水氣沒去,所以腦袋眩,
這個不要緊的。我臨床上也有過這個,究竟是他附子有毒的關係,所以我們用附子的時
候啊,開始不要大量用,但是我們現在啊,用十克,十幾克,這沒有問題的。總而言之
開始要少量用,逐步的增加,這沒有問題的。附子中毒,大量用可以中毒的,現在用的
附子都是制附子啊,沒有生附子啊。治關節疼啊,也不用用不著生的,我們一般都是用
這個炮附子,……有這個機會。所以一般這種關節疼,汗出啊,脈浮虛啊,甚至於脈沉
。我們用桂枝加附子,都可以治療的。但是有幾樣你要注意,根據方才頭前講的。真正
特殊惡風敏感的,特別的惡風,我們在這個方子可以加黃耆,不用那個防已加黃耆湯就
行。就在這個桂枝加朮附再加黃耆。他汗也多,惡風特別厲害,沒有附子證,脈不虛也
不沉,挺浮的,不用擱附子也好使。

我就用桂枝加黃耆也治過一個挺重的一個痺證。這還是在紅樓那邊,也是遇著一個人來
看病來了,他也不說他惡風啊,像我們說這麼明白。開始用附子劑啊,越吃越不好,下
次來看呢我就問他了,你是不是怕風啊,他說我是怕的厲害。他就是特別敏感這個惡風
,後來我就用這個桂枝加黃耆就好了。十幾副藥就好了。所以這個藥要不對呀,那就對
這個病人這樣,他吃得這個藥不好,咱們別太主觀了,就應該自己找變化,好好問一問
。因為這個病人主訴的這個證候啊,常常的搞不清。問他怕冷他說怕。可是這個怕呀就
不一樣了,你看這個桂枝湯也治惡風,葛根湯也惡風,他不那麼厲害,這個惡風他特別
厲害。我說這人姓劉吧,他一個將解放的……但是已經國營了,公私合營了,一九五八
年大概是,他得這個病啊得了十來多年,但是很快就好了。這是一。所以那個桂枝加朮
附,如果特別惡風,可以加黃耆,這是一。二,第二個,如果有小便不利的情形,不是
說一點尿沒有啊,尿較的少。有些心悸,我們用這個方子啊,桂枝加量。可以擱12克,
現在咱們一般都擱10克。加茯苓,就是桂枝湯增量桂枝再加苓、朮、附。茯苓,茯苓這
個藥,他治心悸,當然了,配合這個蒼朮,他利尿的作用也有力量,所以要小便有些不
利,心悸明顯,或者身上有顫抖的情形,就用桂枝湯加苓、朮、附。還有,尤其這個骨
質增生啊,大概是還有尤其這個無論是頸椎脊椎的骨質增生,這個都是壓迫神經啊,都
是一面的多,影響一半的身子疼,我們遇到這種情形的病啊,要加大黃。這個要注意啊
,究竟這個骨質增生最多,加大黃是根據什麼呢?這也根據仲景這個書來的。凡是偏疼
,他說這個肋下偏疼的,那麼這個脈緊弦,寒也。應該以溫藥下之。溫藥下之他是用的
、附子、細辛。我就根據這段找的這個。

這個我有體會。古人說凡是這個沉寒客,他是偏重一側,這是辨證的說法了,那時那個
西醫,他根據這個,這個骨質增生並不是沉寒客,古人他這個想啊,為什麼他是一側,
擱這個附子大黃這類藥啊。他認為這種啊你非擱這個下藥才能下寒,要不這個寒呀去不
了。這是中醫辨證的看法。但是這個一面疼啊,你要用這個附子細辛必須配合大黃才有
效。尤其這個關節疼,這是我自己摸索的。(書上)還沒遇著這個,書上還找不著。就
是桂枝加朮附,他一側疼,加上這個大黃,好使得很。不要太多,六克,就是二錢。這
個加二錢,我治好很多很多的,這個方子都這樣。

他們家墾部啊這些人都給治過了,從那個書記以下吧,辦公廳我都給看過。他們有得這
個病的,就開這個方子。這都是文化大革命過去後了,他們來我這串門,來跟我談,說
你這個方子可好使了,我開了也治不少呢。我說,他就用這個,骨質增生啊,慢性關節
炎啊,他也會這麼用,因為我不給他們常看,這個我都看過。這個方子應用的機會最多
了。這是一個方子,加減變化就這樣子。

還有一個方子我常用啊,就是葛根湯。葛根湯這個方子啊,你們看這個傷寒論裡講得很
好,他說太陽病啊,項背強幾幾,無汗惡風者,葛根湯主之。項背強,我們在臨床上也
確實是這麼用,你看項背強,肩膀,寡肩膀疼,疼,後頭運轉不自由,這麼一種病,用
葛根湯非常好使,也要加朮附。他因為對著這個項背,後頭的這個關係,尤其咱們現在
說的這個脊髓癆啊,就是結核性的脊髓炎,這葛根湯應用的機會多極了。也是用葛根加
附子。還有一種最常見的病,就是腰肩勞損,我自己也得過,我試驗過,非常好使,這
個不要加朮附,就是用葛根湯。這個最常用的遭遇這個。他就是項背這個肌肉啊,失和
,所以就這個項背強幾幾,他這個程度要是加重,他就疼,他不寡這個拘急了,他要疼
。他這個腰肌勞損啊,我是自己得過,這是說這話啊,也有十來年了。……他們後來給
我拿點卡的沙啊,那東西也好使,熱得很,就是用火攻啊,也不行。後來我說得了,我
試試葛根湯吧。就一副藥,吃了就不疼了。這個不要加附子,這個我深有體會,真好使
。咱們院的以前的那個叫崔什麼?他的兒子就得這個病了,我也看了,他就問誰了,他
說葛根湯能治這個?我說你試試,他吃了就好了。這東西多去了,這個我治好多,多得
多。所以凡是腰疼,與脊髓有關係的,一般大概都用葛根湯比較好,(或)葛根湯加附
子。

另外也有一個方子也很常用,就是越婢湯。這幾個方子都很常用的,這個越婢加朮啊,
這個也在金匱要略裡頭。他治水腫、風水,越婢湯就治風水。他這個證候上是續自汗出
,身腫,古人叫風水。他就用越婢湯,加朮呢,他不叫風水,叫裡水。這個湯書上都會
改的。我認為這個不對呀。這個裡水說明他小便不利。就是越婢加朮啊。你像我們臨床
上也是,他是論起這個原因,不是論起這個水腫之所在。水腫當然都在外頭腫了,所以
這個醫宗金鑒裡改一個皮水,這都不對的。他認為這個水在外頭,他說裡水怎麼擱麻黃
啊?其實裡水啊他擱麻黃的機會太多了。尤其咱們臨床上常遇見這個腎臟炎吶,尤其並
發腹水的時候,你看看腎臟炎這個腹水啊,我們用治肝硬化腹水的那個法子不行。你用
這個越婢加朮,非常好使,但是麻黃得重用。他這個原量麻黃是六錢的,應該18克的。
我一般都用頂少用四錢,12 克。

咱們在紅樓那會病房有一個人啊,就是大肚子,腹水,是腎炎並發腹水。那我能回想起
來,我就給吃的這個越婢加朮。很快就消了。這個東西好使的很。這個我自己也……但
是治關節疼呢,根據這個方劑的基礎的治療,他這個效用,凡是關節疼的有水腫,關節
腫。不但疼,他腫。這個你用桂枝湯葛根湯都不如這個越婢加朮附。也是用的這個越婢
加朮他去水,加附子呢,加苓朮附他統統去濕。去風濕。這個很好使。所以這三個方子
啊,桂枝湯加朮附,葛根湯加朮附,越婢湯加朮附,這總在這個治痺疼嘛,最常用不過
了。但是這個加減的法子呢,就是頭前說的。發汗,利尿,特別惡風的要加黃耆。但是
這個麻黃劑,用麻黃的加黃耆的機會,不是沒有,也有,但是少。真正遇這種情況也可
以加黃耆,不是不可以。真正惡風,表虛的厲害,也可以加。那麼這是這個越婢加朮湯


創作者介紹

洛克中醫研究站

Rockl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