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是怎樣煉成的李靜

 李靜

我出身於中醫世家,自幼學醫,十三歲始背誦《醫學三字經》《湯頭歌》 《藥性賦》《
瀕湖脈訣》等醫書。耳聞目睹,父輩接受西醫藥較早,解放前即用中西醫結合。治內外
婦兒之病均用中西醫結合,而仍以中醫藥為主。既用土黴素糖 粉,四環素糖粉,紅黴素
糖粉,阿斯匹林片,復方氨基比林針劑,青黴素針劑等西藥治小兒病,又擅用《丹溪女
科》,《付青主女科》中方治婦科病聞名鄉里。北方 人感冒,祖輩一般都用九味羌活湯
以治之。父輩合用些土黴素片,注射青黴素,那時認為即是中西醫結合了。治外科瘡瘍
,父輩會用手術刀開刀,中藥內服。母親腰 部長一瘡則治療二年始愈。成年後讀諸醫書
漸多,方悟母親病是陰瘡,又叫「骨癆」氣血大虧,所以愈之也慢。

我出生不久,母親即患病,長至八歲時,母親二十多歲即病故,父親說母親死於癆病,
那年是1960年,正是國家困難時期。母親的病也受影響。後來我立志 學醫,母親死於病
是主因也。古人云:不為良相,便為良醫。父輩希望我能成為一名醫生。說自已治不好
母親的病是一大遺憾。我想自已如果能成為一個能解除病人 痛苦的醫生,如果能成為一
方名醫,在中醫學術上有所建樹,乃不枉人生一世。至1966年文革動亂開始,學校停課
,學生開始大串連,我已15歲了,父親則讓 跟他學抄方配藥抓藥,晚間診餘則讀醫書。
有人說「熟讀唐詩三百首,不會作詩也會吟。熟讀湯頭三百首,不會看病也會開方」。
至1968年我十八歲,即開始從 一套五十年代的中醫教材學起,計有內經,傷寒論,金匱
要略,溫病學,中醫診斷學,中醫針灸學,中醫婦科學,中醫兒科學,中醫藥物學,中
醫方劑學,中醫各家 學說講義等。白天跟著抄方抓藥,晚上則在燈下看書。針灸是在自
已身上的足三里穴位來練習的。不明白的便可問父親。看到祖父輩皆忙於診務,自已在
學習時感到 文化水平和知識面薄弱,故而開始拚命地買書讀書,除中醫書外,包括文學
方面的書與西醫書。經常光顧書店。每到一地,先去新華書店。包括四大經典文學名著
。 亦喜愛雜文與小說。醫書讀漸多,深深知道了古人所說的「讀書三年,便謂天下無病
可治,治病三年,便謂天下無方可用」是指的什麼。父親的醫術在當地應該是可 以了,
可是母親的病還是沒能治好。後來明白「骨癆」相當於西醫所說的骨結核。

18歲時,父親不在的時候,來了病人,學著父親與人診斷,開方用藥,小病是治好了一
些。有的病稍微複雜一點則不行。自認為辨證準確,然而病人服下去毫 無效果。因此多
次受到父親的訓斥。有一感冒病人,惡寒發熱,我與其開祖父輩常開的九味羌活湯一劑
,滿以為可一劑治癒。第二天病人來說亳無效果。父親說: 「你認為看了一點書,即可
以給人看病了,能夠治病救人了,早著呢。是感冒都用九味羌活湯嗎?湯頭歌上是怎麼
說的?」九味羌活用防風,細辛蒼芷與川芎,黃芩 生地同甘草,三陽解表宜薑蔥。我背
了一遍。父親說:「對啊,三陽解表,此病是在三陽嗎?明明有寒熱往來,是少陽證,
是小柴胡湯證,還用九味羌活湯能行嗎? 九味羌活湯是治外受風寒濕邪,內有熱象,以
風為主證的外感病的。以頭痛身重為主證的。不是所有感冒都可以用的。只會比胡蘆畫
瓢啊?不會辨證啊?看我們用九 味羌活湯多次有用,那是該用的才有效,要好好地讀書
,認真地讀,先學會認識藥,如何抓藥,如何配藥,這也是在學醫啊,當醫生不識藥如
何能行,先從看小病開 始,沒有把握的病,診斷不明的病,可以問我嘛,可以讓我看嘛
。古人學徒,都要學三年才行的。你現在先學識藥抓藥配藥,一邊跟我學臨證抄方。先
學著開些西藥 和中成藥,開中藥處方再等幾年」。記得有一次,我看中藥該進藥了,便
自已列寫了一張所需進藥的單,當歸,白芍,生地,羌活,防風,細辛,半夏等各五斤
,父 親看後大為光火:「你知道哪些藥用量大,該多進,哪些藥用量小,該少進嗎?當
歸五斤夠用的嗎,細辛五斤用得了嗎?去一次城裡,一次該進多的進少了能行嗎, 不該
進多的也進哪麼多能行嗎?」

父親既是慈父,又是嚴師。每遇病人,先由我看舌診脈,然後說一下病是何病,證是何
證,脈是何脈,該用何法,治用何方。然後再由父親重診。診後再給予講 解。時日久了
,故而明白古人說「讀書難,讀醫書尤難;讀醫書得真詮,則難之又難」的精義所在。
方知「用藥如用兵,用醫如用將。世無難治之病,有不善治之 醫;藥無難代之品,有不
善代之人的道理」。對於 清代王維國《人間詞話》裡的治學三個境界:「昨夜西風調碧
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衣帶漸寬終不悔;眾裡尋他千百度,回頭驀見,那人正在
燈火闌珊處」。 更加深有感觸。

前人程鐘齡在《醫學心悟》一書中曰:「知其淺而不知其深,猶未知也。知其偏而不知
其全,猶未知也。」陳修園曰:「傷寒愈讀愈有味,經方愈用愈神奇。日 間臨證,晚間
查書,必有所悟。」明白了在溫病學研究方面有顯著成就的吳鞠通,是完全靠自已的刻
苦鑽研而成功的。清代名醫尤在涇自幼家境貧寒,但由於自已的 刻苦鑽研、勤奮攻讀,
終於在醫學和文學上達到了較高的造詣。金元名家朱丹溪在功成名就的暮年,仍千里迢
迢尋訪葛可久,不恥下問,邀同會診,以彌補自已針灸 方面的不足。清代名醫葉天士勤
奮一生,拜師從學十七人,終於建立了衛氣營血學說,開拓了溫熱病辨證論治的先河。
徐靈胎費時三十年,方著《傷寒論類方》,趙 學敏不惜耗時耗財,博采眾多走方郎中之
不傳秘方而著成《串雅內外編》與《本草綱目拾遺》。而我因時代的限制,未能進入醫
學高等課堂深造深以為憾事,故對諸 家學說,歷代名醫名家著述甚感興趣。對近代與當
代名醫名作尤為喜受。

蒲輔周論醫時強調:「讀書時,要有自已的頭腦,決不可看河間只知清火,看東垣則萬
病皆屬脾胃,看丹溪則徒事養陰,看子和唯知攻下,要取各家之長而為已 用。河間在急
性熱病方面確有創見;子和構思奇巧,別出手眼,不過最難學。東垣何嘗不用苦寒;丹
溪何嘗不用溫補。不可人云亦云。」

蒲老又論曰:「若讀東垣書,而不讀河間書則治火不明;讀河間書而不讀丹溪書,則陰
宜不明;讀丹溪書而不讀子和書,則不明其真陰真陽之理;不讀高鼓峰書 豈知攻伐太過
之陰虛陽虛之弊;不讀吳又可書,則不知瘟疫與傷寒之不同;不讀喻嘉言書,又安知秋
傷於濕之誤和小兒驚風之非。」

讀岳美中論醫:「僅學《傷寒》易涉於粗疏,只學溫熱易涉於清淡;粗疏常致於僨事,
輕淡每流於敷衍。應當是學古方而能入細,學時方而能務實;入細則能理 複雜紛亂之繁
,務實則能舉沉寒痼疾之重。從臨床療效方面總結,治重病大證,要注重選 用經方;治
脾胃病,李東垣方較好;治溫熱及小病輕病,葉派時方細密可取。把這些知識用之臨床
,確乎有法路寬闊、進退從容 之感。在肯定以往經驗的基礎上,也感覺到執死方以治活
人,即使是綜合古今,參酌中外,也難免有削足適履的情況。但若脫離成方,又會無規
矩可循,走到相對主 義。」

金子久曰:「內、難、傷寒、金匱為醫學之基礎,然在應用時即感不足,如金匱要略為
雜病書之最早者,然以之治內、外、婦科等病,不如後世書之詳備。所以唐宋諸賢補漢
魏之不足,迨至明清諸名家,於溫病尤多發揮。」
周鳳梧曰 :「把金元四大家歸納為:張子和的攻破,是祛邪以安正, 李東垣的重脾胃
,是扶正以祛邪。當正虛為主時,採用東垣法,邪實為主時,採用子和法,二者並不矛
盾。劉河間之寒涼,是瀉陽盛之火,朱丹溪之補陰,宜於治陰 虛之火,兩家都能治火,
只是虛實有別。東垣諸方之所以補而不壅,全在於補中有行。河間之所以寒不傷中,全
在於寒而不滯,使苦寒之藥,只能清火,不致於留中 敗胃。有時也純用守而不走的苦寒
劑,如黃連解毒湯等,但究是少數。子和之主攻破,畢竟是施於經絡湮淤,或腸胃瘀滯
之實症,如果不實而虛,即非所宜。」

近代名醫大家方藥中老師之論極為精僻,為現代中醫辨證施治,診斷處方遣藥之準繩。
方藥中曰:「西醫的辨病論治是建立在近代自然科學發展的基礎上的,是 以病因學、病
理學、解剖學為基礎,以實驗室檢查等為依據的,因而其辨病較為深入、細緻、具體,
特異性比較強。中醫的辨病論治是建立在經驗的基礎上的,幾乎 完全是以臨床表現為依
據。而不同的疾病具有相同的臨床表現又很多,因此中醫辨病就不免顯得粗糙和籠統,
因而臨床上針對性也就比較差,中醫的辨病實際上是 單、驗方的對症治療。中西醫比較
,西醫的辨病顯然比中醫的辨病要好。另一方面,中醫講辨證論治,西醫也有對症治療
,從表面看似乎也有相似之處,但實際上卻 根本不同。中醫的辨證論治是建立在中醫的
整體恆動觀的思想體系的基礎之上的。辨證論治是綜合、歸納、分析有關患者發病(包
括臨床表現在內)的各種因素和現 象而作出的診斷和治療。它強調因時、因地、因人而
給以不同的治療方法,具體情況具體對待,同一臨床表現,人不同、地不同、時不同,
治療方法也就不同,把病 和人密切結合成一個整體,因而中醫的辨證比較全面、深入、
細緻、具體,特異性比較強,治療上的針對性也就比較強。而西醫的對症治療,則完全
是以單個症狀為 對像,而相同的症狀,常常又有不同的性質,也就不可避免地顯得簡單
和機械,這與中醫的辨證論治毫無共同之處。同時,西醫的辨病雖然有其明顯的優越性
,但卻 也有一定的局限性,如在某些地方過多地強調病變局部,相對地忽視整體,常
常把病和病人分隔開來,在一定程度上存在機械唯物論的觀點,再加上西醫歷史較短,
自然科學到今天為止仍然是處於發展階段,還有很多現象不能用今天的科學完 全闡明,
弄不清的問題還很多,因而在對某些疾病的認識上還不能深入,無法診斷的疾病還很多
,因而在對疾病的某些防治措施上,相對來說還顯得比較貧乏,束手 無策的疾病還很多
。 今天的中西醫之間,還存在各有所長,各有所短的事實。應當取長補短, 不要護短
忌長。假如中西醫的一方出現了一無所長, 那就不存在什麼中西醫結合問題了。古訓必
須勤求,新知亦應吸收;古代醫籍要多讀,近代著述勿忽視; 經方極可貴,時方有妙用
。如西醫在用抗菌素的同時,中醫不分寒熱虛實, 亦隨著而用大量清熱解毒藥,諸如此
類,僅是中藥加西藥,不是有機的中西醫結合。 應該對某些症狀的療效,西優於中,則
以西為主;另一些症狀的療效,中勝於西,則以中為主, 相互取長補短,緊密協作,反
覆實踐,摸索規律。並不拘於經方時方之別, 或加減增損,或經方時方配合,變古方之
制為我用,或參酌數方之意融為一方, 或參以單方、驗方,隨病機層次組成新的處方。
不在藥多,而在精煉,主次輕重得當; 不在量大,而在輕靈對證。西醫之言細菌,即中
醫所謂病邪,西醫能殺菌滅毒, 中醫亦能殺菌滅毒。如桂枝湯、麻黃湯、白虎湯、承氣
湯,或表或化,或吐或下, 使邪盡而病癒者,皆殺菌之法也。如西醫診為炎症,中醫便
盲目運用若寒,往往不能達到消炎的目的,因中醫對西醫的炎症,有虛實寒熱之分,若不
辯證地死搬硬 套,就達不到予期的療效」。

故而我將西醫的「基礎醫學問答」,「臨床醫學問答」「臨床醫師手冊」等買來細讀。
對中醫歷代名家名著反覆研讀。於《醫學衷中參西錄》,《經方實驗錄》 中得益非淺。
然而感覺其對於臨證診斷,特別是舌脈方面不夠詳細全面。因之購買「舌診圖譜」,「
病證診斷圖譜」,脈診等類書細讀,並於臨診時驗證。曾到上海 中醫學院,北京中國中
醫研究院去進修。訂閱《中醫雜誌》,〈新中醫〉,〈中西醫結合雜誌〉。多次參加學
術研討會。遇名醫名家或有一技之長者必向之請教。以 便增長自已的知識。

在臨證時每遇一病,必數次看其舌質舌苔,認真診脈。用西醫辨病,中醫辨證的方法。
先議病,後議藥。詳詢西醫的各項診斷及以前的治療用藥經過,再用中醫 的四診八綱來
辨證。對每一病證先明其病西醫診斷當為何病,中醫認為應是何證。西醫當如何治療,
預後如何?對效果不好的當思其為何不好?中醫可如何用藥,應 用何方何法。道理何在
?何時能效?何時能愈?向病家說明西醫藥的長處是什麼?中西醫藥結合的長處又是什
麼?為何中醫這樣治療?為何其能有效?特別要強調臨 證抓主證。主證一解,其它症狀
則迎刃而解。診病時要抓住病人的心理,做到診斷明確,辨證精確,用方用藥正確。其
療效才能確切。現代醫學的檢驗,B超,CT 等,對於辨病可謂明察秋毫。既然可以借鑒
之,為我所用有何不好?揚其長,避其短。中醫豈不是如虎添翼!

中醫的精髓在於辨證論治。故而學辨證不難,難在從捨。或捨脈從舌,或捨舌從脈。如
果捨從不慎,往往毫釐之差,千里之謬。比如惡寒發熱看似易辨,實則難 辨。 中風、
傷寒、溫病、熱病、濕病都有發熱,這就要從其同異之間區別了。惡寒則中風、傷寒可
見,熱病可見,惟溫病則不惡寒。但中風的惡寒熱,伴有汗出;傷寒的 惡寒發熱,伴有
無汗而喘;熱病的惡寒發熱,是汗出口渴,脈 洪大。口渴是熱。但假熱也有口渴。要在
其脈象洪大中辨其有力是真熱,無力是假熱;無力中有時有力是真熱,有力中有時無力
是假熱。口渴辨其飲多喜冷是真熱, 飲多惡冷是假熱;喜熱不多是假,喜冷不多也是假
。有但寒不熱、但熱不寒的;有表寒裡熱、表熱裡寒的;有上寒下熱、上熱下寒的;有
先寒後熱、先熱後寒的;有 寒多熱少、熱多寒少的;有寒輕熱 重、 熱輕寒重的;有寒
熱往來、發作無常的;有真寒假熱、真熱假寒的。

辨虛實也是這樣,有形似虛而其實是為實,有形似實而實為虛,所謂大實如羸狀,至虛
有盛候是也。 如果 證型類似虛寒,但腹痛拒按,心煩口渴,瀉出如火,肛門熱痛,即
不可誤認為寒而用溫熱;證型類似熱證,惟脈象無力,唇色變白,即不可再用寒涼。

臨床上真寒假熱、真熱假寒,真虛假實,真實假虛之證,辨證時一次即恰到好處,並非
容易之事。除了臨症時詳細診斷辨別、洞察秋毫外,還須借鑒前醫之治法 方藥,有許多
疑似之證往往都是經過數次誤診誤治後,或試探性治療後,才能獲得正確的診斷與治療
。證有真假憑諸脈,脈有真假憑諸舌。然舌亦有真假,又當細審 病症。新病從舌,久病
從脈。其新病多實但亦有虛者,久病多虛亦有實症者,而且虛證可能夾有實邪,實證之
中,亦有夾虛之證,真假虛實,錯綜複雜,變化莫測。 所以辨證務須入細。入細,方能
務實。

扁鵲曾說「人之所病,疾病多,而醫之所病,病道少」。千方容易得,一效最難求。近
代名醫岳美中老師認為:「在臨床上遇到的疾病多,而所持的方法少,時 有窮於應付,
不能泛應曲當之感。一方面也覺得經方是側重於溫補,倘若認證不清,同樣可病隨藥變
。持平以論,溫熱寒涼,一有所偏,在偏離病症,造成失誤的後 果上是一樣的。臨證治
病先抱成見,難免一塵瞇目而四方易位。只有不守城府,因人因時因地制宜,度長短,
選方藥,才能不偏不倚,恰中病機」。

此論可為我輩治醫用方之準繩。近代經方大家曹穎甫以擅用經方而聞名,《醫學衷中參
西錄》的作者張錫純則是用自擬方,經方`,時方,驗方,單方,秘方靈 活運用的典範
。 中醫講辨證施治,強調因時因地因人而給以不同的方藥。具體情況具體對待。同一臨
床表現,人不同,地不同,時不同,治療方法也就不同。所以說:經方極可貴, 時方有
妙用。驗方治專病,秘方治頑症,單方治大病。臨證不可拘於經方時方之執,應加減增
損,經方時方配合,變古方之制為我所用,或參酌數方之意為一方,或 綜合單方,驗方
而組成新方,反覆實踐,方能臨證用方得心應手。

中醫臨床講記,也即是中醫所接觸比較多的病種的診斷思路與辨證施治的記錄。也是中
醫現在如何發展自已的特長,借現代醫學之檢驗等各種方法為我所用。揚 長避短,現代
中醫豈不是如虎添翼?我們何樂而不為之呢?也就是說既要堅持中醫的特色,又要與現
代醫學結合,不斷進步,不斷發展,這應是現代中醫的正確方 向,願我們共勉之。

我獨立行醫應診以後,走了不少的彎路。那時經驗少,臨證尚有許多茫然不知所措之時
。比胡蘆畫瓢的時候還是比較多,事後請教師長,或診後翻閱醫籍,再診 時糾正之。行
醫不久後,因治一小孩高熱驚風,經我用針刺十宣穴出血治癒,名聲大振,求醫者甚多
。認為自已醫術可以了,真的如古人說的「讀書三年,便謂天下 無病可治」了。

記得有一次治一危重病人,病家來請出診,至病家時,看到一老年男子,年約六十多歲
,面紅精神甚好,言語談吐毫無病像。診其脈大有力,舌苔灰膩而滑。詢 其得病,說已
數日,主要是腹瀉且喘病發作。服藥不效仍然喘洩。不能吃飯。那時認為脈有力,舌苔
灰膩應是寒濕重症。用張錫純之急救回陽湯應該是對證的。一點 沒有看出病已至危,「
迴光反照」之象。故處方以急救回陽湯,方用六君子湯加黑附片,山萸肉。數日後聽人
說,那個老頭你看後,藥還沒有煎好人即死去了。要不 然你會麻煩的。我一邊暗自慶幸
,一邊自責。深悔當時沒有看出病人是迴光反照。如果病人服藥後豈不是麻煩大了。所
幸其妻及其孫等家人皆是我與其看病看好的。 其子及子媳對我甚為相信。然亦為深刻的
教訓了,證明還是自已的功底不夠,醫術沒有學到家。別人治不了的病,自已也還是治
不了。病至垂危都不能看出何能為醫 呢?

還有一老太太,週身疼痛,我診後即開張錫純《醫學衷中參西錄》中之活絡效錄丹,服
藥數日後,病人未再來請複診。過了數日病人突然死亡。此症很久我也沒想出原因。

一病人腹痛,大便不能暢通,每次解大便都感費力且時間過久。因病人相信我,當時診
為腸炎,先用調胃承氣湯不效,又仿張錫純之意加蔞仁,服數劑又不效, 故又加重大黃
用量至15克,蔞仁加至60克。又服二日仍是腹痛,大便仍然如故。後數日病家至一西醫
處,打針輸液病情緩解。我親至西醫處拜訪,趙姓西醫說病 人是水液缺失且有腸炎,不
補液如何能好。方始明白自已所治之法皆是通下,腸內乾燥如何能通下。自已的思路太
狹隘了。至此深深明白自已的功底不夠,所需知道 的東西還太多。真的是古人所說「治
病三年,方知天下無方可用」了。

故此後每於診餘即讀中西醫書,常至深夜,且夜半醒來即接著再看。而且對西醫理論也
感興趣起來,慢慢掌握了一些西醫常識,並到縣醫院去實習,特別學了檢 驗知識。逐漸
學習中西醫結合。每遇一證,先用西醫辨病,西醫認為是何病,該如何治,預後如何,
而中醫辨證應是何病證,治法如何,何法何方,每每記載下來。 再視其病用何法為好,
先用西醫法,先用中醫法,還是中西合用,以中醫藥為主。慢慢地明白了,沒有把握的
病,不可妄下斷語,危重病人,要能看出來。至三十二 歲以後,至今未再出現重病誤診
誤治之事,深以為幸也。

三十歲以後,經驗閱歷既多,書讀也多,明白古今名醫名家大都有此過程。想到自已有
好多次都是診斷病人時斷章取義,處方用藥時且都是「比胡蘆畫瓢」,而 卻往往認為自
已是辨證入細,用藥絲絲入扣。效時故有,然不效者居多矣。如用經方「甘遂半夏湯」
「皂角丸」「三物白散」孫思邈「千金要方」之「下瘀血湯」 等,雖然都沒有出事故,
然而效果也沒有,病情依然如故。是古人的方子不好嗎?顯然不是,是自已用不好,是
辨證沒有到家,沒有抓住要點,沒有抓住主證而已。

曾用「串雅內編」中之方「八寶串」治好一個肝硬化氣膨脹病人,後遇一膨脹病人,病
家要求速效時,不能把住時機,即處此方於病人,當時服後無事,數日後 病人突然死去
。當時有人說是病人受不了兒媳的氣自殺而死,也有人說是病重脹死的。又治一肝癌男
子,西醫用化療,我與其用「八寶串」一劑未效,用「活絡效靈 丹」也未效,改加張氏
之「理沖湯合雞蛭茅根湯」亦不效,更加認識到古人說的「治病三年,方知天下無方可
用」實乃至理名言。

1984年我用甘遂半夏湯治一肺氣腫,肺心病多年而致膨脹之袁姓男病人,腹脹則瀉,瀉
則腹脹減,再三思之,病人應該是「留飲」,《金匱》「痰飲咳嗽 篇」之「甘遂半夏湯
」證。處以該方,親去病家,看其煎藥,當時有一西醫在場,說這一點藥,你還要來看
著,能有多大力量。我說此藥裡有甘遂和甘草,在中藥 「十八反」裡面是反藥,一般不
能用在一起的。西醫說,不能用在一起,你怎麼還用在一起,回答說醫聖張仲景之經書
《金匱要略》一書中「痰飲咳嗽篇」上有此方 的,是治「留飲」的,他現在是腹脹則瀉
,瀉後脹減,正是「留飲」,此方正好對他的證。服後病人並無大的反應,腹瀉雖有好
轉,不久仍然死去。事後思之,此病 「留飲」只是其中一個症狀而已,患者是肺心病發
展至肝而致的腹部膨脹,非單純「留飲」病矣。是自已辨證未確,非經方不效也。只重
視局部證狀,忽視了整體病 情。看前人書有用此方治「留飲」一劑則愈多年之痼疾,而
自已用之則無大效,思之如果再辨證治其本病,雖不能治其速愈,當亦能延其生命。想
此證如遇前輩高 手,當是能治癒之證也。還是自已的本領沒有學到家,功力不夠也。

1985年我34歲時,治好一個老年男子腰扭傷,半個月不能直腰,針灸推拿打針服藥不效
來診,視其腰中間痛重,與之針「人中」穴位一針,手法捻轉後, 病人立即能直起腰來
,一點也不痛了。病人高興地在門外說,大家看一下了,我腰扭傷半個月了,治了半個
月不見效,痛得我什麼也不能幹,只能彎著腰。李先生只 給我扎這一針,而且還是紮在
鼻子下面的,但我的腰立即不痛了,還能直起來了呀。眾人皆以為奇,相互傳說。

緊接著又治了一個癲癇持續狀態,發作七天不止不能甦醒的十七歲女病人,縣醫院讓其
轉上級精神病院,經人介紹前來求治。用柴胡加龍骨牡蠣湯一劑則甦醒。病人送來錦旗
一面。名聲傳出,來了許多病人。其中有些是我沒有見過。也沒有治過的病例。
有一個皮膚癌患者,手部潰瘍多年,我與其二個月也未治癒。用過付青主的方子,用過
四妙勇安湯,內服外用,三月餘,終也未治癒。

治一食道癌患者,與其用巴豆開結方開之,張錫純之「參赫培氣湯」服之,並讓其吃飯
服藥時均用站立位,讓其用驢尿煎藥,服藥一個月大有好轉,已能吃饅頭 麵條了,病人
聽信他人言,說不衛生,不科學,改用他方治之,二月後病人讓家人用板車拉來求診,
說先是聽信他人言,服用其它藥,後又上大醫院看,醫院說已至 晚期,手術也不能保證
好,而且術後還會有復發。而且你的體質現在也太虛了,手術當中可能會出問題。故只
好又來求您了。視其面色如土,大便乾結如羊屎,堅辭 之不治,患者痛哭流涕而去。

治一肺結核低熱男病人,與其用張錫純之「十全育真湯」加減治之,服數劑效不顯,患
者要求速效,讓其煎藥時用童便煎藥,三劑則大效,來複診時說我的病已 好了八成。然
而再來複診時又說村裡人說用其小男孩的小便對小男孩不利,故又不效了也。再三勸其
不行用錢買還能買不來嗎?老者說人家說是損陰德,堅持不用此 方,實為可惜也。

現在想起來,那時就沒有想到古人說的「藥無難代之品,有不善代之人」這名名言,沒
有想到用其它藥代替童便而使這一病人沒有治癒。深以為憾事也。

一鄰居女二十多歲,亦患肺結核,低熱咳痰帶血,與其久治不能止,勸其服童便亦被拒
。用《醫學衷中參西錄》中方不效,用《經方實驗錄》中方也不效。後病 家聽人傳單方
,服黃鼠狼肉及湯致大量吐血及子宮出血,經醫院搶救血止,後終於數月後死去。思之
豈不是別人治不好的病,我也治不好嗎?不正是前人說的「世無 難治之病,有不善治之
醫」嗎?

想自已醫書讀的也不少了,為何治病效果平平呢?為何還有許多病屢治不效呢?自已屢
敗屢戰的精神固佳,然而別人治不了的病,自已也治不好。這不是古人說 的「讀書難,
讀醫書尤難,讀醫書得真詮則難之又難」嗎?還是自已書讀的不細,想古之名醫大家,
近代北京四大名醫,現代名中醫,有那麼高的成就,沒有一個是 輕易而成名的,都是經
過磨勵苦學,都是經過「衣帶漸寬終不悔」這個過程的。故我認為,要從中醫基礎經典
名著學起,《內經》《傷寒論》《金匱要略》《千金要 方》《外台秘要》《醫學心悟》
《醫門法律》等多部古典名著如喻嘉言,柯韻伯,徐靈胎,陳修園,尤在涇,張景岳,
以及金元四大家之著述,溫病學家葉天士,吳 鞠通,王孟英,章虛谷,吳又可,餘師愚
等論述。得益最多的,有張錫純氏的《醫學衷中參西錄》,曹穎甫的《經方實驗錄》,
王清任的《醫林改錯》,顏德馨的 《活血化瘀療法臨床實踐》,近代名醫有蒲輔周的《
蒲輔周醫案》,岳美中的《岳美中論醫集》《岳美中醫話集》《岳美中醫案集》,金壽
山的《金匱詮釋》,裘沛 然的《壺天散墨》,朱良春的《朱良春論醫集》以及《章次公
醫案》,焦樹德的《用藥心得十講》。《程門雪醫案》。與陸淵雷,鄧鐵濤,秦伯末,
周仲瑛,葉橘 泉,何時希,關幼波,任應秋,何任,薑春華,劉渡舟,方藥中,朱進忠
,萬友生,魏長春,徐榮齋,柯雪帆等近代名醫的著述受益良多。後又至北京中國中醫
研究 院親聆閆孝誠,謝海洲,路志正,張兆雲等老師的教誨。反覆研讀諸位前輩名醫名
家學說論著,取各家之長,領眾家之教,這些老師不都是我的師父嗎?有這麼多的 老師
,自已再學不好,能怪誰呢?只能怪自已了。從此,一邊臨證,一邊讀書,所以說十年
讀書,十年臨證。活到老,學到老。蒲老在老年還在不停地看「吃」書, (是將書放在
離眼睛很近地地方)是我們永遠學習的榜樣。

古人說「書讀十遍,其義自見」很有見地,「從無字句處讀書」是要領悟才行。比如《
章次公醫案》剛買來,讀了一遍,認為書中講解不多,文字簡練。數年後 復又讀之,方
始明白此書文簡意深之精義。讀醫書不比讀小說,讀醫書要能領會出書中精義,即是「
從無字句處讀書」的道理所在。

比如《金匱要略》中說:「病痰飲者,當以溫藥和之」。那麼無字句處呢?是不是應該
是:病「懸飲」者,當以涼藥逐之,病「支飲」者,當以瀉藥瀉之,病 「溢飲」者,當
以發汗藥表之嗎?這就在於自已動腦去領會,去悟。所以一直有人說,病「痰飲者,當
以溫藥和之」,是局限,如果是熱痰飲呢,也用溫藥和之嗎?

而我的理解是:仲景所說之「痰飲」乃所有「痰飲」之總稱之內中之「痰飲」,並非是
說所有「痰飲」均用溫藥和之也。視其所論之治懸飲,治支飲之方藥均非 溫藥可知矣。
其治支飲不得息之「葶藶大棗瀉肺湯」,「厚朴大黃湯」,治懸飲之「十棗湯」,治「
留飲」之「甘遂半夏湯」治「溢飲」之「大青龍湯」,皆非「溫 藥和之」之法也。

1987年我35歲,因在當地治好了一些病,引起別人的誤解,認為他的業務受影響,指使
他人將我晚上請去出診,至半路被六個小伙子打了一頓,當時昏 迷。後來公安局出面處
理了,但結下冤家了。心情鬱悶。方知行醫之不易。故我設法通過親友介紹至誰北市行
醫。先在區人民醫院,後又經衛生局推薦至軍分區醫 院。來淮後接觸的病種多了,先是
用衡通湯加味治好了一個姓王的肝炎,肝功能不正常。數年反覆發作住院。接著那個病
人介紹來同病房好幾個肝炎。用柴胡加龍骨 牡蠣湯二十八劑治好了一個孟姓女孩每天發
作數次的癲癇,用消風散治好一個牛皮癬,記者給我在電視台做了報道,報社記者也來
採訪。後被選為政協委員。治王姓 男孩的癲癇病,其舅舅是市委副書記打電話給軍分區
後勤部長,請給他親戚治癲癇病。後用衡通湯治癒。一位肝昏迷患者,我處以衡通湯合
小陷胸湯加羚羊角,服藥 一劑即甦醒。三劑即出院,後經我用中藥衡通湯理沖湯加減治
癒。治不能生育的患者治好許多,後有一個先天無子宮的女子,其家人來了好幾個,跪
求給其冶病,說 你治好我們那裡好幾個不能生育的,我說這個病我實在不行,別說我,
誰也不行。曾有一20歲女子來求診,跪求哭訴,說其因從小患閉經病,治了數年,服中
藥數 年都無效。聽說你醫術好來求您了。視其體質甚佳,何至於閉經。何致服藥數年無
效?乃細詢其治療經過,訴說一般都是找中醫,問病診脈後即開藥,找了好多中 醫。曾
有一次婦科醫生給其擴宮也沒效。思之閉經何用擴宮?讓其做婦檢,方知是先天性無陰
道。只有一尿道。差一點又給她開中藥。豈不是誤診了嗎?其家在農 村,父母對人體的
生理知識太差了也,女兒長至20歲了,還不知先天無陰道。我若不詳診細詢病史,自已
誤診不說,還不知有多少中醫要給她開中藥呢。

我曾用小柴胡湯,白虎湯治癒我自已的高熱,自已用刺血太陽穴治好自已的紅眼病結膜
炎。用拔火罐方法治好自已腹部的蜂窩組織炎。用鴉膽子治癒自已的外痔 如鴿蛋大難忍
的腫痛。鴉膽子加大黃治好自已的高血脂。用衡通湯重加皂刺治癒自已的肩周炎(五十
肩)。曾自服巴豆,甘遂,鴉膽子以掌握其藥性藥力與藥量。用 甘露消毒飲合十指尖刺
血治癒我的2歲兒子之腦炎高熱驚厥。用滋陰清燥湯加清火之品治癒我的18歲女兒住院數
次不能治癒之□症。古雖有「醫不治自」之說,然 而歷代名醫家均有自已愈病的記載。
試想自已的病,自已應該最清楚的,該如何治,服藥後有何反應,感覺如何?效果如何
?自已應該是最明白的了。我自已血脂 高,血糖高,轉氨□高,經常發作心慌難受。先
用中成藥針劑「脈絡寧」輸注一療程不效,學生江植成勸服西藥降脂藥多日不效。同行
孟醫生說服中成藥「防風通聖 丸」有效,我也曾看過報道。然服多日也不效。後再服衡
通湯加鴨膽子膠囊方效。我經常觀察自已的舌質舌態變化,來指導用藥方法,明白自已
是濕熱痰阻與氣血瘀 滯之體,故治法須用疏通氣血,清熱祛濕理氣化痰之藥方可。自已
非常明白「脈絡寧」的組成是治氣陰兩虛偏熱之瘀,治心腦血管病的,經常給病人用有
效的,為何 給自已用則不效呢?乃不對證也。報道上有「防風通聖丸」治高血壓,高血
脂,肥胖病有效,同行一說有用馬上自已也服用,自已應該明白「防風通聖丸」是表裡
雙 解的,對自已的氣血瘀滯還是不對證的,難怪服後還會出現心慌的症狀呢?原來還是
沒有詳加辨證,斷章取義了也。2004年的大年三十,我的左手被野貓咬傷, 不數小時即
紅腫,除用破抗疫苗注射外,輸注抗菌素,又自疏方五味解毒飲重用金銀花,土茯苓,
加服鴉膽子膠囊,三七粉,一日腫消,三日即愈。

我的行醫歷程,真的是前人說的,行醫五十年,方知四十九年之非也。真正明白了歷代
名醫名家是如何功成名就的。中醫是怎樣煉成的呢?中醫原來是這樣煉成的!即:不停
學習,不斷摸索,不停探索,不斷進步!

從1991年始多次參加學術研討會,在國內外發表醫學專科論文論著並取得論文證書的有
:「混沌減肥方與肥胖病」「神效減肥定」載入「世界名醫寶典」; 「神效混沌經絡針
法與減肥」「神效痤瘡定治痤瘡」「神效祛斑定治療黃褐斑」,發表於2002首屆國
際名醫臨床經驗交流會並收入「精選名著彙編」;96年全 國中醫、中西醫肝病學術研
討會上發表、大會交流的論文為:「八寶串用於肝硬化腹水體會」「衡沖湯治慢性肝病
體會」;「化巖湯治乳癌」「理沖湯丸用於婦科腫 瘤治驗」發表於「中國臨床醫學文萃
」一書,並取得著作權證書;「單方鴉膽子治慢性淋病」發表於「全國第二屆中青年皮
膚科醫師學術研討會論文集」;「癲癇證 治淺談」「張錫純妙用生藥舉隅」發表於安徽
省中醫藥學會96年學術年會論文集;「話說女性不育與育胎種子丸」發表於97年全
國中青年中醫學術研討會並收入 「中國中青年中醫文萃」一書;「女性不育證外治淺談
」「張錫純學術思想淺探」「話說白癜瘋」收入「當代專科專病研究精要」一書;「癲
癇治驗」收入「中國中 醫藥文化論叢」一書;「話說陽萎與男性不育」「話說前列腺炎
與淋病 」發表於「心理醫生」雜誌97年第16期;「活血化瘀治脫髮」發表於中國民
間特色醫療與專病專方學術研討會並收入「中國民間治病特技與專病專方大全」一 書;
「理沖湯用於肝炎肝硬化及膽囊炎體會」「化瘀散結散治慢性淋病與前列腺炎」「桂芍
知母湯用於風濕病心臟病水腫心法」發表於97年上海五方學術研討會並 收入「香港亞
洲醫藥雜誌」97慶香港回歸專刊;「鎮沖湯治療高血壓與中風心得」收入「心腦腎病
匯要」一書;「消風散治療牛皮癬」發表於「中華醫學臨床與實 踐」一書並取得「中華
華陀杯醫學論文大賽」一等獎;「銀屑病的中醫治療」發表於「美國中華醫藥雜誌」9
8年第四卷第二期。「川參通—前列腺病的剋星」發表 於中國優秀醫務工作者文集等
論文論著。研製「化瘀散結止痛系列膠囊」獲2001年香港國際中國傳統醫學新產品
金獎;「神效鼻咽定」系列膠囊獲國際醫藥產品認證金獎。「混沌減肥方與肥 胖病」獲
2001首屆世界中醫藥成果創新研討會「中醫藥學術創新一等金盃獎」獲「世界中醫
藥傑出成果金牌一等獎」。

獲「醫學界有特殊貢獻者」榮譽稱號。2000年世界千年名醫 榮譽稱號。中國特技名
醫榮譽稱號。獲美國中華醫學會「國際疑難病名中醫證書」;衛生部中國醫促會「中國
特技名醫」「中國特色名醫」榮譽稱號;中醫特殊貢獻 獎金牌、銅匾、獎狀、獎盃等。
入選「中國特技名醫錄」「中華名醫大辭典」「中國特色名醫大辭典」「科學中國人-
中國專家人才大典」「中國人才庫──中國醫 學專家」第一卷;「世界科技專家」「中
國專家人名辭典」「政協委員風采錄」等多部書典。

2001年始來深圳,接觸的病種為肝病,腫瘤,失眠,前列腺炎,胃腸病,便秘,心腦血
管病,風濕病,婦科病,鼻炎咽炎,皮膚病等。與兒科之發熱咳喘腹 瀉證,每用滋陰清
燥湯,麻杏甘草等,愈之也多,用之也屢。來深後因給他的家人看病,結識了這位中醫
愛好者李洪波,其人是一位電腦工程師,在電腦操作與網 上應用方面給我幫助很多,常
來向我請教中醫方面的問題,其家人同事朋友,有許多病人都介紹與我診治。他在上大
學前即想學中醫,可惜未能如願,數年來一直自 學中醫,買了很多中醫書籍。而且他的
悟性也相當好,因此我也給他以鼓勵。李洪波的兒子體質差,經常感冒引起扁桃體炎發
熱,經我用中藥合單方炮山甲治癒。後 不再經常感冒,偶而感冒服些藥片即好。已一年
多未再打針輸液了。他的夫人失眠及婦科病是經我治好的。其母親的風濕病經我用衡通
散治癒。哥哥的肩周炎我用衡 通湯重加皂刺山甲十劑即愈。姨媽心臟病及慢性萎縮性胃
炎,結腸炎久治數年不效,體重只有不到八十斤了,每天腹痛腹瀉七八次,我用餛飩瀉
心湯合衡通散與其治 好。其朋友趙先生之夫人患腦癌手術後復發昏迷住院,我前去湖北
紅安出診兩次,用急救回陽湯使之甦醒,現在已能吃飯行走,回工作單位陝西漢中,現
仍在用中藥 治療中。

來深後還結識了兩位醫生,是學西醫的,一直都在想學中醫,苦於找不到好的老師帶。
一位叫江植成,廣東人。一位叫周進友,湖南人。小江結識我以後一再向 我表達敬幕之
意,表示一直想學中醫,但知道在學校學不了什麼,出來不還是看不了病嗎?並說看您
老與病人診病時,與病人交談溝通,簡直就是一種藝術,在您旁 邊聽簡直就是一種享受
。說您老能用通俗易懂的理論說服病人,不是像有的中醫,病人來了問幾句馬上就開方
子,很枯燥的。因此,我引導他先讀中醫基礎理論,同 時學習中醫臨床診斷,用西醫辨
病,中醫辨證,先入門,然後再深造。建議先讀湯頭歌,藥性四百味,中醫診斷學等基
礎理論,先入門,然後再深造。讀《名老中醫 之路》,以便樹立信心,明白中醫是如何
學成的。小周訴說其家庭困難,想讀中醫學院,沒錢上不了。自已學西醫還是姐姐千辛
萬苦打工掙錢供他上的呢。只能自學 中醫,難度相當大。並說他永遠不能忘懷姐姐的恩
情。說我剛接觸你的時候我就發現出來了,你是一個很不錯的中醫,所以我才與你深交
呀,說來深圳這些年來見過 很多中醫,維獨你與眾不同。還有二位學中醫的,一位是開
封的李小龍,在《當代專科專病研究精要》一書中看到我的論文,二次前來深圳向我表
達敬慕之意,懇請 列於門下。其學習精神令人感動。他的親友吉林省長春的劉金昌聽李
小龍介紹,拜師學中醫之意甚誠。經常在電話上向我請教其困惑的問題。

在這裡我特別感謝現代中醫界大伯樂,中國中醫藥出版社的總編劉觀濤先生,我在中醫
名家網上發表了一些我這些年所發表過的論文,寫了自已運用中醫五方於 臨床的心得體
會,取名為「中醫五方演繹」,劉先生閱後來電約稿並表示賞識,建議把原書名改為「
中醫臨床講記」,講述真實的思考過程:把診治時的猶豫思考、 一病多解、概率分析、
把握程度等等,如是說來。還原"現在進行時"的真實狀態,而不是"事後諸葛亮"的工作
總結。其中特別需要注意的事,一定要多談"為什 麼"這樣思考,你的依據是什麼?把握
性到底有多大? 並建議我寫一篇自已的治學之路,相當於給我的學生或後人進行中醫的
師承教育,特別是中醫基礎理論和中醫診斷學,闡述得特別生動而真實,於是就有了這
篇「中 醫是怎樣煉成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ockleu 的頭像
Rockleu

洛克中醫研究站

Rockle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