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煌談吉益東洞的精神
24478_16529_1713

我喜歡京都,還因為京都是吉益東洞事業成功的地方。
吉益東洞,一位具有革命精神的日本醫學家。吉益是姓,東洞是名。
18世紀之前,日本的醫學基本上是承襲我國金元明醫學體系,李東垣、朱
丹溪等醫家的學說風行東瀛,醫家大多講五臟氣血經絡,用藥以補益理虛
為主,當時簡稱李朱醫學。吉益東洞是反李朱醫學的。他排斥空論,唯求
實見。他提倡方証相對,主張萬病一毒,擅腹診,用古方,在日本醫學界
刮起了一股古方旋風。一時間,追隨者如流,成為日本古方派的開山
鼻祖。

我是在80年代中期開始接觸吉益東洞醫學思想的。最初讀的是他的
《藥徵》一書,此書篇幅不大,在那套民國時期出版的《皇漢醫學叢書》
中。這是一本論藥的書。全書根據張仲景《傷寒論》《金匱要略》中的條
文,比較分析,其風格與教科書迥然不同。記得書上說,石膏主煩渴。沒
有陽明氣熱的表述,沒有大段理論的闡述,就以簡潔的症狀和體征,勾勒
出石膏的主治。那種感覺,就如在悶熱的酷暑吹來一股清涼的風,喝下甘
洌的水。我大段地摘抄《藥徵》,品味這位極具學術個性的醫家的思想。
吉益東洞擅用古方,絕不是臨床用方技巧或經驗的擺弄,而是一場思想的
解放。他推崇古醫學,不是發古之幽情,而是借古醫學的外殼而孕育新的
生命。他的醫學,重實証,重經驗,猶如東方醫學的文藝復興,處處有近
代醫學科學的閃光。我開始敬仰吉益東洞。
9d


吉益東洞出生於廣島,祖父是有名的醫生。吉益東洞早年隨其祖父的
門人能津枯順學習外科和產科。東洞酷愛讀書,也會讀書。十多年中不分
寒暑,晝夜不輟,上至《素問》《靈樞》、《傷寒》《金匱》、《千金》《外
台》,下至歷代醫書,無不涉獵;同時,東洞又研究四書五經、諸子百家。
在疑問、痛苦中,在讀書和臨証中,在比較分析中,吉益東洞發現了李朱
醫學存在的重大理論缺陷,看到了張仲景醫學中蘊含的精華。他興奮,他
衝動,他決意一生從事復興張仲景古醫學的大業,他要追尋一個夢,創造
一個簡潔、實用、純粹的醫學!

1738年,37歲的吉益東洞從廣島來到京都。他躊躇滿志。但是,在李
朱醫學一統天下的當時,古醫學沒有人相信,沒有人理解,更沒有人追
隨。困境面前,吉益東洞沒有退縮。他一邊靠做木偶、燒小陶器維持生
計,一邊依然從事古醫學的研究。43歲那年,吉益東洞家境更為淒苦,家
裡幾度斷炊。幾近絕望的吉益東洞來到京都的少彥名神社。這裡供著中國
藥神神農氏和日本藥神少彥名氏;吉益東洞毅然絕食七天,以自己的生命
祈禱藥神。他悲壯地說:復興古醫學是我的生命,如果此舉有違天道,則
速讓我死可也!倘若此舉順應天道,則藥神當助我!死亡面前,吉益東洞
矢志不渝。

說來也奇,絕食不死的吉益東洞-,命運終於轉折。一天,他像往常一
樣將做好的木偶送到店鋪。店主一臉愁容。詢得其母親傷寒病重,雖然請
宮廷侍醫山脅東洋開方,依然不見起色。吉益東洞看看病人,再看看處
方,說:此方去石膏必效。店主不信,還是請侍醫出診。山脅東洋診脈
後,久久沉思,良久不下筆處方。店主見狀,便將吉益東洞的一番話相
告。山脅東洋一聽,拍案道:說得有理!遂去石膏。病人服後病癒。事
後,山脅東洋登門拜訪吉益東洞,兩人談得十分投機,遂成摯友。經山脅
東洋推薦,吉益東洞從破舊的春日町搬遷到東洞院街,一時間求診者、求
學者絡繹不絕,名聲大振京都。1762年,他的代表作《類聚方》出版,這
本書是將《傷寒論》《金匱要略》中的古方分類而成,不談空論,著眼方
証,闡述經驗,十分實用,初版不久,在京都、江戶即賣出一萬冊。以後
再版數十次,可以說已經達到日本漢醫人手一冊的程度。1771年,吉益東
洞又一部力作《藥徵》定稿,這本著作凝聚了他40餘年研究張仲景方藥
的心得和他本人臨床用藥的經驗。出版以後,也引領日本漢方發展至今。
吉益東洞,是日本漢醫界的驕傲。他不屈不撓、堅忍不拔、甘願寂
寞、為真理而獻身。他的一生猶如櫻花,靜靜地等待,不停地積累,終於
在那一天,用自己絢麗的色彩,讓眾人矚目!


洛克中醫研究站
呂崇金 洛克醫師 整理

Rockl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