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經方名醫陳伯壇

chenbotan-br
chenbotan-s2

陳伯壇(1863-1938年),名文煒,字英雄,廣東新會外海鄉(今屬江門市郊區)人。出
身貧家,得族親資助入學,熟讀經史義理,兼學中醫。年弱冠,在廣州大馬站懸壺濟世
。陳注重醫德,視病人之痛苦為自己之痛苦,有濟世扶危的精神,故深得人愛戴。1938
年5月29日病逝於香港,終年76歲。 著有《讀過傷寒論》、《讀過金匱》和《麻痘蠡言
》等書。 

陳伯壇於光緒二十年(1894年),中甲午科第七名舉人。為經濟所限,不再求仕進,立
志醫業, 鑽研張仲景所著《傷寒論》潛心醫學。   

光緒二十五年在廣州書坊街正式設館,掛牌行醫,實行「富者多取而不傷, 貧者減免
而受惠」的宗旨,門診只收診金二毫錢。因醫術精通,每日求診者逾百。 時兩廣總督譚
鐘麟患失眠症,屢醫不愈, 陳以大劑量桂枝湯使譚服後病癒,一時名聲大噪。   

光緒三十一年間, 兩廣總督岑春渲的母親和兒子病重,均得陳施醫治癒。是年冬, 岑
創辦兩廣陸軍軍醫學堂(後稱廣東陸軍軍醫學堂),禮聘陳任中醫總教習、中醫主任。
不久,又兼任廣州中醫夜校學館主任,學員45人。他日間應診, 晚間授傷寒課,有時
還到廣東中醫藥專門學校講課。當時, 他與正果和尚、趙鶴琴齊名,是廣州三位有名望
的中醫師之一。   

1924年,他攜眷赴香港定居, 在中環文鹹東街租舖設「陳伯壇寓」,掛牌行醫。診金收
港幣一元,出診增加十倍。 其行醫宗旨有所改變,但依然門庭若市,求醫者眾多。他在
業醫之餘,撰文著述,辛勤不息。他深得張仲景的傷寒論要旨,旁及各家;且不固守舊
說,著意創新,以精、警、整、 醒四字為運行醫術的方法(即:精通三陰三陽、五運六
氣;警覺那些有誤的,對醫書不生搬硬套; 整理有層次,或從表面入裡,或由裡而發外
;醒神清腦,隨機應變); 對醫理堅持「四不」(不剝削、不阿附、不隨便敷衍、不拾
人唾余),對前人註釋張仲景《傷寒論》和《金匱要略》絕不盲從附和, 悉心探索,創
新醫理;對傳統中醫的規例有所突破。特別是使用大劑量,對病人大膽對症下藥,其用
藥劑量多至一劑有三四斤(1500-2000克),故被稱為「陳大劑」, 有廣東四大名醫之
一和廣東四大怪醫之一的稱譽。  

陳伯壇晚年在香港一邊行醫,一邊著書, 還獨資創辦伯壇中醫學校,參與授課。三四
十年來,培育中醫人材千百計, 其中成為醫界名流的有在港業醫的陳甘棠、陳遂初、陳
仿周、陳柳一、陳鑒人、陳子石、陳習之、陳瑞甫等;在廣州業醫的有程祖培、 鐘耀奎
等;在江門業醫的有趙景明、陳仲明等。





陳伯壇原名文偉,字英畦,伯壇是鄉試時用名,新會縣外海人(今屬江門市郊外海鎮)。
他行醫五十多年,是近代嶺南著名的傷寒學派的鼻祖,是廣東四大名醫之一,與趙鶴琴
、黎卑流、陳月樵齊名。

伯壇出生於一個破落、貧窮的家庭。他的父親見他少時聰穎遇人,且刻苦好學,所以儘
管家境貧困也設法供他讀書,一心希望兒子考取功名,以便光宗耀祖。伯壇不負所望,
21歲應科第試中秀才。1894年(光緒二十年),他又考取廣東第七名舉人。但他從少年起
便對中國醫學產生濃厚的興趣,而且已有相當造詣。又經不斷刻苦鑽研,很快就通經史
、精《周易》。他不願把光陰浪費在八股文章裡,無意去獵取一官半職,而立志研究醫
學。在書院讀書時,伯壇向一位同窗學友借閱一本張仲景所著的《傷寒論》,閱後,深
為書中精闢的醫學理論所吸引,愛不釋手,對研究傷寒更有濃厚的興趣。從此,他廢寢
忘餐地鑽研醫學。當時,書院內有一顆玉蘭樹,他經常在玉蘭樹旁苦苦思索,常在不知
不覺中順手扯下枝葉,日子一長,玉蘭樹茂密的枝葉竟被他折得零落殆盡。伯壇對所有
的醫學書籍都視如珍寶,他家境雖然困難,但為了積景資料,他寧願節衣縮食,也要購
買醫書。有些書一時買不到,他就四出求借、轉抄。他日夜攻讀古典醫學書籍,尤專注
於研究仲景的學說。他曾說過:「余讀仲景書幾乎攬卷死活過去。」功夫不負有心人,
陳伯壇以頑強的毅力,景月積年,對《內經》、《難經》、《傷寒論》、《金匱》等典
臀,均能融會貫通,深得其精髓,並自成一家,成為一代名醫,治癒了不少難症、絕症


由於伯壇的醫術高明,藥到回春,被人們譽為「長沙再生,仲景後身」(長沙即張仲景)
。1885年(光緒十一年),伯壇已開始在廣州行醫。1899年(光緒二十五年),他在廣州府
學院前租一診所,掛牌行醫,堅持「富者多取而不傷,貧者減免而受惠」的宗旨,名噪
一時。當時,兩廣總督譚仲麟患外感,纏綿一月不愈。譚的好友南海知事裴景福推薦他
請陳伯壇醫治,並叮囑伯壇說。譚曾經服過三分桂枝便流鼻血了,你切不可用桂枝。」
伯壇診時,正值初夏季節,譚卻穿著棉衣,汗則涔涔出而不自覺,切脈浮弱,陳診斷為
傷寒桂枝湯症。於是大膽落處方以桂枝湯原方,主藥桂枝,重用一兩二錢,為總督初時
所服的三分的四倍。裴知縣見了,即時被嚇出一身冷汗。因為他知道身為總督大臣,有
生殺大權。如服藥後,發生醫療事故,不獨醫生人頭難保,自己做介紹人也難免要丟「
烏紗」,因而當場向伯壇提出勸阻。在場的人也認為譚總督必不敢服用此重劑。於是,
伯壇當即寫脈論,根據經旨和譚的症狀,洋洋千言。譚看完脈論,甚為信服,並說:「
此公下筆千言,定有真知灼見。」於是煎服此劑一飲而盡,次日痊癒。又有一個叫吳君
的男子,四十多歲。睡至半夜,忽然昏迷不知人事,經一二小時後才漸漸甦醒,如是者
數次發作,四處求醫,卻日漸加重。後請伯壇治療,切脈弦大。他說:「諸風掉眩,皆
屬於肝。肝為罷極之本,魂之居也。睡時發昏,乃肝不藏魂。」於是開了茱萸湯處方給
吳君,服十劑便痊癒了。再有政界名流唐紹儀的外侄陳國創,得兩足強直病,多日臥床
不起。伯壇經過詳細診察,發現患者除得此病以外,尚有陣發性頭痛、失眠、食不下,
數日未解大便,小便短少等症狀。他指出:「諸暴強直皆屬於風,伸而不屈者病在骨,
風寒濕三氣之邪稽留兩足,是不容懷疑的了;其頭痛可見元首諸陽受邪;食不下失眠,
由於胃不和則臥不安。」此症該從何人手?伯壇抓住以通利二便為先著,於是處方重劑四
逆散加雲苓,並囑咐患者吃熱粥取汗。還斷言:「此病可治,明日將有轉機。」果然,
服藥後小便清長,並解大便一次,通身微以有汗,兩膝亦能屈伸,而且能吃又能睡;第
二天,再進前方去雲苓,病情繼續好轉;第三天括萎桂枝湯,並說:「得噴嚏者解。」
次晨,病者一連打五個噴嚏,頓覺頭腦清爽,精神康復。伯壇再用甘草附子湯、甘草乾
薑湯,患者便徹底痊癒了。唐紹儀為此特撰文登報,文章的標題是:「恭頌陳伯壇先生
以經方愈病之神速」。還有郭某之妹,懷孕七個月,發熱咳喘,由於誤治症變,乳房水
腫,腹部膨隆卻減少、氣喘、面赤、發熱、大汗不止,手足厥冷,目斜視,危在旦夕。
急請伯壇前往診治。切脈沉微,他診斷為胎氣引水上逆,採用急則治其標的辦法,先回
陽止汗為急務,及收胎氣上逆之水。果斷地借用真武湯治療,一劑好轉,熱退汗止手足
溫,乳房水腫略消。再服第二劑,氣順,乳房水腫全消,精神恢復,很快便痊癒了。兩
個月後,產下一男孩,頗強壯,母子平安。

由於伯壇的醫術高明、療效顯著,不少疑難重症經他施治,多能轉危為安,元氣很快得
到恢復。所以,醫名遠播,為社會各界群眾所推崇。

伯壇在廣州行醫譽滿羊城。不少從事醫業的人都慕名而來,拜其為師,伯壇不辭勞苦,
竭其所能,向求學者傳授醫療技術。1905年(光緒三十一年)兩廣總督岑春渲創辦「兩廣
陸軍醫學堂」,伯壇被任為總教習,主任中醫,培養出不少醫學人才。1924年,時局變
化,軍醫學堂停辦,他的從學者旭日華、程祖培等醫師當發起人,由伯壇在廣州芳書街
開辦「廣州中醫夜學館」,學員達四五十人,大半是執業醫生。當時,他堅持日間應診
,晚上業餘時間對學員授課及研究醫學難題。他開辦的中醫學校學制為六年,所定教材
,所編講義,早為世人所傳誦。即使到晚年,他仍本著「得英才而教育之」之心,對來
請執弟子禮的人不遣餘力地予以培育。

1925年,伯壇攜同家眷到香港定居,在香港中環文成街設「陳伯壇寓」掛牌行醫。他素
有扶攜後進之志,亦擇人而教,故滿門桃李。如在江門行臀的第四醫院趟景明、陳仲明
、吳味范、鄧義琴、林清珊、旭日華等名醫;在廣州行醫的廣州中醫研究所主任程祖培
、鐘耀奎醫師等;在香港行醫的陳甘棠、陳遂初、陳仿周、陳柳一、陳鑒人、陳子石、
陳習之、謝瑞甫等醫學界的一時俊彥;還有既是醫學家,又是革命家的彭澤民,都是伯
壇的學生。

伯壇一生窮研醫聖張仲景的醫學理論,旁及各家,但又不全以仲景為依歸。他以精、警
、整、醒四字為醫術(精,是精通三陰三陽、五運六氣;警,是警覺那些有誤的,對醫書
不生搬硬套;整,是整理有層次,或從表而人裡,或從裡而發外;醒,是頭腦清醒,臨
機應變)。對醫理堅持「四不」:不剝削、不阿附、不隨便敷衍、不拾人唾余,而羞與注
家為伍。他說的注家,是指有名的醫學家喻嘉言、黃仲載、陳修園等三人對張仲景《傷
寒論》、《金匱要略》的三家注。伯壇對三家註釋有某些指責。他診病用藥,不喜因循
前規,尤其用藥方面,異於《傷寒論》、《金匱要略》的劑量。伯壇反對當時一些庸醫
,對病人施以不著邊際的輕淡劑拖延日子,以增加病人痛苦來獲得更多診金的做法。伯
壇往往用速效主治方對病人大膽下藥,處方味數不多,藥簡效專,對加減掌握十分嚴謹
,方劑份量應重則重。對有些病症,由於診斷精確,故以重劑投之,取效神速。他常常
收一次診金開幾劑藥,故人們又稱他為「陳大劑」。伯壇還有「廣東四大怪醫」之一的
美稱,中醫傳統的切脈一般是:望、聞、問、切。而陳則望色而知其症、聞聲而知其病
,即或問也不過三言兩語,對病者的病情便瞭然在胸,切脈只需幾秒鐘。所以每天門診
達百多人也應付自如。伯壇在港十餘年,救人無數,對他醫術高明的題贈不勝枚舉,如
著名學者、詞家朱祖謀(號強村,清禮部侍郎)書贈聯云:「知君一身皆是膽,與人著手
便成春。」著名學者左霈的贈聯云:「中原麟鳳,上相夔龍。」

由於伯壇的名氣大,慕名前來求診的人很多,他全心全意對待病人,不論貧富都一樣認
真進行診斷治療。為了方便危重病人,他每天下午都出診。當時,一般轎子都是兩名轎
夫,最多三名。而伯壇急病人所急,寧願多付工錢也要僱請四名轎夫,以爭取時間。為
了替病人治病,伯壇經常很晚才回家吃晚飯,有時是三更半夜才回家。曾有一個友人,
籌辦藥局,欲借「陳伯壇」的大名,以招徠生意,願給伯壇一份紅股,送一部小車,但
伯壇拒絕了。他說:「我行醫以濟世活人為宗旨,拿我做招牌做生意萬萬使不得。」

他對家人、對傭人,態度溫和寬容。有一次,兩個傭人口角爭執,誤將濕淋淋的抹桌布
摔在他的臉上,他也不發怒,一笑置之。

伯壇一生不務名利,不重錢財,為人慷慨,樂善好施。當時,村中有一個孤兒,伯壇憐
其無依無靠,便長期照顧他。伯壇的親朋,因經濟困難而求助於他的,他都慷慨解囊相
助。當時有一位鄉親,因經濟困難,願把田產賣給他,他說:「你急需要錢,我給你,
但田不可賣,田契暫時代你保管,以免你賤賣與他人」。日後,這位鄉親每提起此事,
都禁不住熱淚盈眶,稱讚伯壇的為人。

伯壇一生樂善好施,從醫五十餘年,沒有積蓄。在鄉間沒有營建新居,置買田地;在港
亦無顯眼的物業。他最大的遺產是將一生的教學講義整理刪增,著有《讀過傷寒論》(
1930年出版)、《讀過金匱》、《麻痘蠡言》(1939年出版)等共80多萬言的著作。其中《
讀過傷寒論》篇卷大,評議詳,理論獨特精闢。全書十八卷,卷首為張仲景原序,談原
序並釋,敘言、序、凡例、門徑、圖形、讀法。卷一至卷十八,依次為六經各篇及霍亂
篇、陰陽易差、勞復篇、痙濕暍篇,均名之曰豁解。所謂豁解,即作者對《傷寒論》原
書全文豁然貫通的見解。而門徑與讀法兩章,則為書中開宗明義的重點。門徑闡發了二
十三個主題,即1寒、2病、3化、4氣、5徑、6脈、7表裡、8寒熱、9虛實、10汗、11吐、
12下、13喝、14小便、15大便、16煩躁、17痞滿、18厥逆、19和、20營衛津液陰陽、21
陰陽、22三陰三陽、23經脈。其讀法共三十五條,是教人如何去讀他的《讀過傷寒論》
這一書,大有畫龍點睛,授匙開鎖之妙。《讀過傷寒論》等名著,是祖國醫學辯證施治
的基石,與《內經》、《難經》、《溫病條辯》同為醫學四大經典。《讀過傷寒論》初
版於1930年,重刊影印本發行於1954年。新中國成立後,陳伯壇的名著,得到國家衛生
部的高度重視和評價,指示要重刊《讀過傷寒論》以供世人研究。

1937年5月29日,陳伯壇在香港病逝,終年76歲。斯人雖逝,他的醫學成就卻一直為世人
所稱頌。



(一)陳伯壇生平事跡

陳舊壇(1863-1938),號英畦,欲稱「陳大劑」,新會外海(現江門市外海鄉)人,自
幼刻苦好學,聰穎過人,稍長,博覽經史,精通《周易》,尤篤好醫學,年二十二懸壺
問世,後為光緒甲午科(1894)舉人。1905年受聘於廣州陸軍學堂,任中國醫學總教習
,主講傷寒論。1924年於廣州教育南書坊街設中醫夜學館,該館學員大半為廣州執業名
醫,如鞠日華、程祖培等。可見陳氏為同道所推重。1930年陳氏舉家遷往香港,設醫寓
於文成東街文華望,開設伯壇中醫專科學校,傳授長沙之學。在此期間,香港一度痘疹
流行,西醫認為痘疹是瘡科一類,要從外治,一見灌漿,即加洗刷,以此十不一生。而
經陳氏用中藥內服(尤喜用膨魚腮)救治者,多所全活,由是名噪香江。又因其;臨症
用藥大劑(絕無過量中毒之虞,其所用藥材如附子均自行炮製),人多稱之為「陳大劑
」。

陳伯壇醫學著作共計有四部:

《讀過傷寒論》十八卷。是書原為伯壇中醫夜學館講義,現有民國己巳年 (1929年)刊
本,11冊,1954年人民衛生出版社有影印本,l冊。

《讀過金匱》五卷。原作為伯壇中醫專校講義,民國戍寅(1938年)年刊行於世,五冊


《傷寒門經》不分卷。又名《陳大劑傷寒門經讀法》,由鞠日華撰述,作為廣東光漢中
醫專科講義,現有民國年間刊本,1冊。

《麻痘蠡言》不分卷。是書體現了陳氏的臨床經驗。不單言麻痘,而且還包括其它內科
雜病臨床治驗。現存民國十九年(1930年)刊本,l冊。學術上陳伯壇採用「以經注經」
的方法研究傷寒論,體現了他醫學涵養較深及文史哲基礎知識廣博;強調陰陽,指出仲
景《傷寒論》實以陰陽為眼法,治陰陽為手法;闡發氣化學說、標本中氣的理論,以體
現中醫整體觀的特點;對經方有見解和運用,臨床確有其獨到之處。

陳伯壇是近代嶺南傷寒派醫家中最著名的一個,他之所以著名,乃是由於他窮數十年精
力鑽研仲景之學,對《傷寒》、《金匱》均有深厚造詣,且治學提倡獨立思考,不盲從
、不附會,從而形成他獨特的醫學理論和臨症風格。他之所以著名,也是由於他自成一
家之言的四部醫著、特別是其中《讀過傷寒論》在嶺南頗有影響。他之所以著名,還由
於他先後在廣州、香港創辦中醫教育,從游弟子甚眾,經他一手培養的學生,不少人日
後成為嶺南名穎,現將所知者名單表列如下:

● 程祖培 (廣東省名老中醫)

● 鐘耀奎(廣州中醫學院內科副教授)

● 鞠日華(廣州醫學衛生社發起人)

● 區礪 (廣東中醫專科傷寒教師)

● 女兒陳坤華、兒子陳萬駒

● 周之貞 李達三 陸梓昌 余贊初 麥慕君 林清珊 鄧曦琴 張仲璣 陳坊周 陳鑒人

● 陳端甫 陳柳一 趙景明等

陳氏不僅醫術高明、學養精純,而且醫德高尚,不務名利。他認為:為醫先要有仁心而
後醫術才能進步;若汲汲唯名利是務,則神思已自不正,豈能長進?據新會縣史料所載
,他診病不計診金,遇無力購藥者還往往給以資助,頗為時人稱頌。以上就是陳氏《金
匱》學和麻應學的主要特點。這些特點在他整個學術思想中佔有一定的地位。


本文引自www.zhuyeshu.com/zhongyi-mingjia/chenbotan.htm

Rockl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