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用經方兩大關


我虛度81歲,(1930——  )一生學做中醫55年,經歷了無數困苦魔難,闖過五大關(
明理關、醫德關、臨症關、劑量關、毒藥關)。現在蓋棺定論,不過勉強及格而已。
現在扼要敘述一下我闖最後兩關的經歷,或許對青年一代有點借鑒作用。

一、劑量關
醫界共識:劑量問題是經方不傳之秘。劑量,是方藥治病的核心一環,猶如將軍的刀劍

自81年東漢度量衡器?——大司農銅權——出土,證實了漢代一兩等於現代15.625克,一
斤等於250克,液體一升,等於200ml,這一重大發現,解決了古方劑量的一大疑案。李
時珍之後400多年,以「古之一兩,為今之一錢」,僅取經方原量的十分之一為臨床應用
的標準,顯然是錯了。
按古今度量衡標準,重新釐定經方劑量,可以體現仲景當年用藥風貌,可以大大發揮經
方的神奇功效。用治疑難大症,可以藥到病除;救治急重危症,可以起死回生。
傷寒論在人類防疫治病史上,有兩個第一:第一部理論與臨床完善結合的東方醫學體系
。第一部可以救死生於頃刻的臨床急症學寶典,傷寒疫病的特點,發病急,傳變速,故
仲景立方劑量大、藥簡、力專、效宏,方能阻斷病勢傳變,救生死於頃刻。現代用法劑
量過輕,懸殊過大,不堪大任。由於達不到仲景學說的基礎有效劑量,所以不能治大病
,習用輕劑,固然可以四平八穩,不擔風險,但卻閹割了仲景學術的一大特色,奪去了
將軍手中的刀劍,在近代兩大醫學體系的競爭中,使中醫丟掉了急症陣地,退居附庸地
位。這是老中青三代中醫的奇恥大辱!
要雪恥,先闖劑量關:在仲景先師傷寒論的理法方藥的大環節之中,基礎有效劑量是一
大關鍵!
我闖劑量關,曾經碰的頭破血流,一次偶然的機遇,誤打誤撞,終獲成功。
60年代之前,我曾用小劑量四逆加人參湯治心衰重症6例,死去5例,存活1例。死亡病例
,皆因久病耗傷五臟精氣竭絕,中氣敗亡,土不伏火,陽回復散而死。救活的1例,受張
錫純來復湯的啟發,加入了生山萸肉,龍骨,牡蠣,活磁石,因深昏迷又加入了麝香,
得以康復。此6例病人中由於當時生附子已被禁用,用小劑四逆湯救治又屢屢失敗,制附
片已從3錢、5錢,逐漸加至1兩半。此病人是友人之母,患肺心病20年,住院病危,回家
準備後事,全身冰冷,僅胸口微溫,昏迷喘急,心跳未停,六脈似有似無,測不到血壓
,二便失禁,唯趺陽、太溪、太沖三部根脈尚緩緩博動,遂開藥3劑用作最後挽救,此時
,一個垂危病人臥床,一家人亂作一團,兒媳要縫治壽衣,忙亂之中將3劑藥誤作一劑煎
煮,更加水少火大,煮得湯汁不過半斤,此時已是深夜子時,兒媳便隔10多分鐘喂一匙
,40分鐘後喂完,此時奇跡出現,病人睜眼,知饑索食藕粉餅乾,次日已能扶床走動,
搶救成功後,又活了19年,78歲壽終。
此事讓我大為震撼,震撼發生頓悟,我萬分感激友人之妻,如不是她的失誤,我將永遠
理解不了「醫聖不傳之秘在於劑量」這一條真理。在40分鐘的時間內,服下105克附子,
充分發揮了四逆湯斬關奪門,破陰回陽,起死回生之效。服藥時間,又恰恰在子時,大
氣一陽來復,得天時之助,於是成功。偶然之中,寓有必然,這便是我創製破格救心湯
的第一個回合。

二、毒藥關
藥物的產地有東南西北地域之異,因此各有升降浮沉不同之性,以藥性之偏,調治人氣
之偏,下陷者用升浮,上逆者用沉降,以完成中氣的園運動,故一切藥皆仙丹妙藥。
藥性當以神農本草經為宗,她是上萬年防疫治病的總結。千錘百煉,字字千金,凝結了
古聖先賢的智慧。正確掌握藥性,最實用的是園運動的古中醫學中的藥性解。彭子上承
本經,傷寒,下及黃元御,貫穿了天、人、藥一氣周流之理。最為貼切,此外張錫純藥
性解寓有新義,當代朱良春大師對蟲類藥有獨特的發揮,皆當為師。
現代公認的毒藥有:附子、川烏、馬錢子。誤認毒藥,實際無毒的有遼細辛、生半夏、
生南星、生禹白附。
本經是應用毒藥以治病的典範,傷寒論是駕御毒藥以救人性命的集大成者。
以大毒之品治病的原則:「先起如黍粟,病去即止。不去倍之,不去十之,取去為度」

我闖毒藥關,有以下幾點:
1、親嘗毒藥,取得實感,再去治病,如附子、川烏,先煮妥解毒的黑小豆30、防風30、
甘草30、蜂蜜150、綠豆30粉(沖服)備用。然後在飯後,服煮好的烏附湯,10克起服,
由少到多,最多時附子100克。體驗一日夜各時段的感應。我95%的弟子無例外地依法施
行。然後取得治病資格。其中僅張涵一人,一度發生瞑眩效應,昏迷三分鐘,服解毒湯
後而解。有的吐出惡臭,未消化食物,或放臭屁,瀉下惡臭稀便等,皆是人體自我修復
功能啟動之排病反應,屬於正常範圍。
2、領悟醫聖張仲景的思路方法
四逆湯用生附子一枚,生附子已是大毒,為什麼還要破八片?因為破碎之後,煮出的湯
液,藥性的分解更徹底,毒性更純。事實證明,附子的大毒,正是亡陽病人的救命仙丹

川烏較附子的毒大,因此醫聖用蜜煮烏頭,為確保安全,我在60年代中期凡用烏頭必加
入黑豆、防風、甘草、蜂蜜,以保萬無一失。
3、凡不能監控的危重病人,親為病人煎藥,服藥後密切觀察40分鐘,待病人安然入睡,
方才離去。
關於細辛、生半夏、生南星、生禹白附
本經細辛無毒,傷寒論基礎劑量是三兩,我按此量用了四十多年,尚未發現什麼副作用
,細辛是扶正托透大法的主將,可以使伏匿於三陰經的沉寒痼冷,由裡出表。它被誣陷
達500年,應當迅速平反昭雪。
經方中半夏是生半夏,最重用到半斤(合125克),加等量之鮮生薑切片同煮即可。制過
的半夏已是藥渣,且有很濃的白礬味,一味降逆止嘔的大將,反而變成入口即嘔的廢物
,十分可惜。
近代醫家,浙江東陽金希聰先生於1995年87歲時發現半夏南星一對藥有八大相反功能,
一、主筋弛與筋張,二、主疼痛與麻痺,三、主失眠與多眠,四、主腹瀉與便秘,五、
主多尿與癃閉,六、主腸緊與腸寬,七、主貪食與厭食,八、主多汗與無汗,一物而有
寒、溫、升、降、燥、潤、散、斂之功能。實造化之奇藥。能治一百多種奇難怪症。但
必須生用。
生禹白附子天南星科獨角蓮之乾燥塊莖。未入本經。藥性去風痰、定驚搐。解毒散結止
痛。主治中風痰壅,口眼歪斜,語言蹇澀。痰厥頭痛,偏正頭風,喉痺咽痛,破傷風。
外治瘰癘痰核,毒蛇咬傷,治驗如下:
劉造福,男,60歲,濟南泉陸村支書。
食道癌晚期,東北一友人囑服生禹白附子,蒸熟打粉,早晚各一兩,調糊服之。初服
3~5日內,食道、胸腔發麻,之後日日嘔出痰涎及腫瘤塊屑,20日進食如常,一月後拍片
,腫塊消失。現已生存6年,壯健逾於平昔。
毒藥冶病,只要駕御得當,有殊效。
近10年治腫瘤上千例,立足本氣,破陰凝,散痰積,頗有捷效,基礎方如下:
漂海澡45炙甘草45止痙散(沖)6~3生附子30生南星60生半夏65~130生禹白附30白芥子(炒
研)30生曬參(搗)45川尖貝(沖)6~10兩頭尖45乾薑45紫油桂10麻黃5遼細辛45生薑75大棗
25
休質極虛者加服培元固本散。湯劑加腎四味各30核桃(打)6枚。
元氣將亡,大破格用至脫險。
中氣虛贏,大桂附理中湯救胃氣。
疼痛劇烈,為三陰冰結,加生川烏、黑小豆、防風各30蜂蜜150
陰症化陽,腫物焮赤腫痛,加木鱉子45
發熱,加烏梅36、黑豆、黃豆、綠豆各30
對現代醫學確診的各種癌症,與中醫的臟腑無法對應,因為西醫的臟器只是一塊無生命
的死肉,而中醫的臟腑則是六氣融合一氣的一氣周流。所以要另起爐灶,獨立思考。據
證候以尋病機,從病機判斷六經之所屬,萬不可對號入座,見病治病。但扶中氣腎氣,
聽邪自去,不治之治,方是醫學的最高境界。

              
                 李   可
2010年10月13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ockleu 的頭像
Rockleu

洛克中醫研究站

Rockle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