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什麼要批評當代火神派

---------感火神之橫行 傷紹奇之離世
最近, 我在環球中醫網、中醫名家網、傷寒論壇等中醫網站相繼發表了對當
代火神派盧李劉進行批評的文章,得到了不少同道朋友的支援和鼓勵,當然還有反對與
質疑。對於不談學術、只在口舌上較量的人我可以一笑置之, 但對於還在被盧李劉等
人蒙蔽而不能自醒、或對當代火神派的種種做派並不真正瞭解的朋友,不得不做一必要
說明,以說明我為什麼要對當代火神派盧李劉三人逐一批評。昨夜重溫何紹奇先生大作
《中醫各家學說的若幹特點》,對於這個問題有了更清晰的認識。現就紹奇先生之觀點
,略參己見,逐一說明。是非公論自在人心,知我罪我一任諸君。

紹奇先生在《中醫各家學說的若干特點》一文中說:「針對性也是各家學說的
一個特點,、、、形成了中醫歷史上所謂『補弊救偏』的現象」。我們必須牢記紹奇先
生教誨:針對性也是各家學說的一個特點。當年,鄭欽安之所以大力提倡扶陽法,就在
於時醫濫用葉吳之溫病之法,不加辯證的套用,形成流弊。故而大倡扶陽以『補弊救偏
』。當今社會由於抗生素的濫用,提倡扶陽原本也是『補弊救偏』之舉,無可厚非。但
千萬不可矯枉過正。紹奇先生在評論古人的學術爭鳴時指出:「滋陰溫補之爭,完全可
以統一於辨證論治,合之則全,分之則偏」。盧李劉不聽智者之言,在倡導扶陽法的同
時,拚命攻擊滋陰法,相繼發表了「天下沒有真正的陰虛」、「臨證幾十年,從沒見過
一個真正陰虛的病人」等極度偏執的言論,偏執到了極致,可謂前無古人,完全背離了
辨證論治的精神,令人不得不問:這還是補弊救偏之舉??我們為什麼不能吸收古人爭
鳴的經驗教訓,反而要去重複呢?何紹奇先生進一步指出:「其實這兩種觀點都是有所
見而發,而滋陰瀉火與溫補腎命實各有所宜,不能偏愛,也不能偏廢,總宜因證而施」
。先生雖已離世,此對學術爭鳴的諍言尚在,盧李劉為何不吸收這樣的中肯、公允之論
,卻要一而再再而三的發表愈加偏執的言論呢?

盧崇漢、劉力紅師徒二人人為地拔高扶陽法的地位,用意不過想否定他法罷了
。而何紹奇先生就這個問題也早有過精闢分析:「各家學說不像西醫學那樣,一種學說
興起便取代了另一種學說。中醫各家學說中,溫病學說取代不了傷寒學說,溫補學說也
取代不了滋陰學說,而是互相補充,日臻於完善」。先生早已指明了中醫各家流派如何
相容並蓄、共同發展的方向,盧劉師徒又何苦妄想「罷黜八法,一家獨大」,搞壟斷呢


何紹奇先生不但有智者的智慧,也有預言家的眼光,他可能早就預見了今後中
醫界關於滋陰溫陽還要來一次大討論,所以在《中醫各家學說的若幹特點》一文中特別
強調:「我想特別談一談寒涼溫補爭、、」,何等的先見之明啊。先生雖逝,原文俱在
,後學者何不找出來詳加研習?

先生在評價張景嶽時有一段極為精闢的論述:「精研《內經》的張介賓,豈有
不知陰陽二者對立統一的道理?『陰陽者,一分為二也』,『陰陽之道,本自和平,一
有不平,則災害至矣』;『陰不可以無陽,非氣無以生行也;陽不可以無陰,非行無以
載氣也』。這些都是他說的,豈不矛盾?原來他的話,是為丹溪而發的:『而余謂陽非
有餘,豈非一偏之見乎?蓋以丹溪補陰之謬,故不得不為此反言,以救萬世之生氣』。
但他太偏激,矯枉過正,所以反對他的人就出來了。」 是啊,以景嶽曠古之才,尚
且因為以偏糾偏而被後人詬病,何況當代盧李劉之輩,「才下於景嶽,而偏甚於景嶽」
,如何就不能批評了?更何況盧李劉之說已偏離了鄭欽安本意,偏執卻超過鄭欽安百倍
。我為倡明欽安原旨,避免後學誤入歧途,所以才不得不屢次發文批評,誠不得已之苦
心也。

有人在網上轉載何紹奇先生的《火神鄭欽安》,以之證明紹奇先生支援火神派
,實屬不知先生也。以紹奇先生立論之公允,觀紹奇先生精彩之驗案,何嘗拘於一方一
法? 而且鄭欽安之法就是全法了嗎?否定陰虛火旺的存在就是欽安學術的一大缺陷,
盧李劉反把此不足當特點大力發揚,不是錯上加錯嗎?

我在李靜官方論壇發文後,有人故意將我說成衡通派,其意在將學術探討演變
成門派爭鬥,居心實屬險惡。我正式要求其說明原因,李靜先生也要求其作出解釋,至
今未見任何回復,可見小人行徑是見不得光的。

有人說我是在為李靜拉廣告,實屬「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於李靜先生,
一南一北,素未謀面。不過由於都對當代盧李劉的偏執誤人看不慣,有者共同的價值觀
罷了。以李靜先生今日之地位、身份,何須我這樣一個無名小輩為其拉廣告?那也太沒
有經濟頭腦了。你不看盧李劉的廣告做的何等高明,李可被鄧老譽為「中醫的脊樑」,
可謂穿上了保護傘,故雖偏執狂悖,但人多畏鄧老之顏面,而不敢、不能、不願直接批
評李可。鄧老為盧崇漢題詞「盧火神」,可細看,還有「盧崇漢先生雅囑」幾個字,也
就是說,這個字是盧求的,而非鄧老自發的(原文俱在《扶陽講記》封面,諸君可自行
查看)。這才是拉廣告啊。而依我看,更像是拉大旗作虎皮。

更令人髮指的是,因為我多次引用何紹奇先生的文章來批評當代火神派,傷寒
論壇上竟然有人對何紹奇先生進行人身攻擊,狀似瘋狗,見誰咬誰,讓逝者難安。請問
,這還是學術探討嗎?這還是一個中醫應該有的行為嗎?除了「無恥」、「下流」、「
卑鄙」、「齷齪」,我真不知道還有什麼樣的詞彙更適合你這種人了。

面對小人的無恥行徑,我不禁更加懷念何紹奇先生。

若先生今日尚在,以先生之耿直,早已當面直斥其非。何至於當今中醫界各路名
家諱莫如深,造成今日「不偏不出名」的混亂局面?

若先生今日尚在,以先生之大才,早已發文批駁盧李劉之偏執於無地自容。何至
於盧李劉豎子成名,興風作浪,蒙蔽後學?

若先生今日尚在,以先生之地位,振臂一呼,應者雲集,宵小閉口。何需我等晚
輩在此喋喋不休而於事無補?

若先生今日尚在,中醫界早已塵歸塵、土歸土,風平浪靜,還於正常的學術爭
鳴氛圍。何至於反火神派者就必要遭受攻擊、謾罵、甚至是人身威脅?

有感於此,是以:

感火神之橫行 ,

傷紹奇之離世 ;

嘆人心之不古 ,

惜名醫之獨善 。

還要做與說明的是,我所反對所批評的是當代盧李劉背離辨證論治的偏執,並
不反對附子溫法的應用。掌握好附子溫法的適應癥,確有浮鼓之效。但前提是:掌握好
附子溫法的適應癥,不偏執,不拘泥。

最後,還是以何紹奇先生的一段話作為結尾。願與天下所有的中醫界人士,包
括支援我的,反對我的;支援盧李劉的,反對盧李劉的所有朋友共勉。

「總之,學習各家學說,一定要註意這個特點,否則容易陷入『莫衷一是』的境
地,同時,也容易簡單的給某人下一個什麼『派』的結論,對前人理論與經驗不能全面
掌握、正確吸收。而在臨床上則易於為一家之說所囿,一葉障目、不見泰山,宗陰虛之
說者則凡病無不陰虛,宗陽虛之說者則凡病無不陽虛。這樣就會不自覺的受其偏執之害
」。

http://tian81235.blog.hexun.com.tw/37773061_d.html

Rockl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