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桂“引火歸源”之我見[轉載]

韓俊生


肉桂始出於《神農本草經》,為臨床常用的溫裏藥。2000年版《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肉桂條下載:其性味辛、甘、大熱,歸腎、脾、心、肝經。功效補火助陽,引火歸源,散寒止痛,活血通經。主治陽痿、宮冷、腰膝冷痛、腎虛作喘、陽虛眩暈、目赤咽痛、心腹冷痛、虛寒吐寫、寒疝、奔豚、經閉、痛經 [1] 。各版的大中專《中藥學》教材對此也有類似的記載。如95版普通高等教育中醫藥類規劃教材《中藥學》肉桂條下載:性味辛、甘,熱。歸脾、腎、心、肝經。功效補火助陽,散寒止痛,溫經通脈。①用於腎陽虛衰的陽痿宮冷,虛喘心悸等。若治下元虛衰,虛陽上浮的面赤、虛喘、汗出、心悸、失眠、脈微弱者,可用本品以引火歸源,常與山茱萸、五味子、人參、牡蠣等同用。②用於心腹冷痛,寒疝作痛等。③用於寒痹腰痛,胸痹,陰疽。④閉經,痛經 [2] 。由此可見,上述典籍、教材中有關肉桂性能功效應用的相關記載大同小異,這裏不作討論,僅就肉桂“引火歸源”作用之說的不確切性,抒一己之見。

細核《神農本草經》《證類本草》《本草綱目》《本草綱目拾遺》《中藥大辭典》《中藥辭海》等主要本草學著作,關於肉桂“引火歸源”的說法可見於《中藥大辭典》引清代郭佩蘭的《本草匯》對肉桂的記載:肉桂,散寒邪而利氣,下行而補腎,能導火歸原以通氣,達子宮而破血墮胎,其性剽悍,能走能守之劑也 [3] 。之後,鑒於中醫善於繼承的特點,此方面的理論記載傳承至今。尤其是60年代以來的大中專院校《中藥學》教材及藥典等重要中藥典籍對肉桂此方面作用多有明確的記載。其說法也由“導火歸原”演變為“引火歸源”,並有“引火歸源” [2] 或“引火歸原” [4] 或“引火歸元” [5] 之異。而後《簡明中醫辭典》還出現了“引火歸原” [4] 的專有名詞解釋。清代以來肉桂“引火歸源”的理論一直被默認,而從未見有學者深究之。

肉桂的確可以治療陰寒內盛,下元虛衰,虛陽上浮的面赤、虛喘、汗出、心悸、失眠、脈微弱等證,但就此治證而言是否屬“引火歸源”值得商榷。

眾所周知,中藥在解釋每一種藥物的作用時,主要是圍繞藥物的實際作用結合中藥的藥性理論加以闡述。如肉桂,辛、甘、大熱(或熱),歸腎、脾、心、肝經。從藥性理論講,辛、甘、大熱,純陽之性,其性升散。辛主發散,甘、大熱主補火助陽,祛寒而止痛,入腎經,善於補腎陽益命門之火而祛其寒邪,以療陰寒內盛,下元虛衰所致的腰膝冷痛,陽痿,遺精滑精,遺尿尿頻,宮冷不孕及腎虛作喘等證;入脾經,溫中散寒而止痛,以療中寒之脘腹冷痛,嘔吐泄瀉等證;入心肝二經,既可祛心肝二經的寒邪,又可走營血,散血分的寒邪而溫通經脈。以療心腹冷痛,寒疝腹痛及沖任虛寒所致的經閉,痛經等證;利用其助陽散寒而溫通經脈,溫通氣血之特點,還可療寒濕痹痛、陰疽及虛寒久病所致的氣血不足的一些病證。這就是肉桂臨床實際作用的本質及其解釋。為什麼說肉桂不具有“引火歸源”的作用呢?這是因為肉桂從中藥藥性理論講,其性味辛、甘、大熱、純陽之性,其性升散,趨向主向上向外。肉桂升散之性,如何能向下去“引火歸源”呢?然而正是由於後人不加思索,人云亦云,盲目承襲了不確切的一己之見,才迷惑了人們正確理解肉桂的作用本質。因此,肉桂“引火歸源”說,從中藥藥性理論講不可取。

肉桂“引火歸源”說,是因出自其能治療陰寒內盛,下元虛衰,虛陽上浮所致的面赤、虛喘、汗出、心悸、失眠、脈微弱等證。那麼,不妨就此作一簡析:首先從此病的病因病機看,其實質為陰寒內盛,下元虛衰,虛陽上浮所致,即因為陰寒內盛,下元虛衰,才使其虛陽上浮,從而出現面赤、虛喘、汗出、心悸、失眠、脈微弱等證。而肉桂恰好善於補腎陽益命門之火而祛其寒邪。寒邪祛,腎陽複,虛陽上浮的面赤、虛喘、汗出、心悸、失眠等證自潛。由此可見,肉桂的補火助陽,祛寒的功效正與肉桂所治的陰寒內盛,下元虛衰,虛陽上浮的病因病機及治證完全吻合。肉桂治療此病證這種解釋(寒邪祛,腎陽複,虛陽自潛),也完全符合中醫理論與臨床實際。因此,怎麼能夠用一種虛幻的“引火歸源”說來解釋呢?其次,從清代以前的本草有關肉桂的記載而論,也是依據肉桂補腎陽益命門之火而祛其寒邪。寒邪祛,腎陽複,虛陽自潛的理論進行解釋的。如《中藥大辭典》引《本草匯言》雲:肉桂治沉寒痼冷之藥也。凡元虛不足而亡陽厥逆,或心腹腰痛嘔吐而泄瀉,或心腎久虛而痼冷怯寒,或奔豚寒疝而攻沖欲死,或胃寒蛔出而心隔滿脹,或氣血冷凝而經脈阻遏,假此味厚甘辛大熱,下行走裏之物,壯命門之陽,植心腎之氣,宣導百藥,無所畏避,使陽長則陰自消,而前諸證自退矣 [3] 。因此,肉桂“引火歸源”說從其臨床作用本質講也是不可取的。

綜上所述,肉桂“引火歸源”說最早見於清代郭佩蘭所著的《本草匯》,而後人們對肉桂“引火歸源”的藥性理論盲目承襲並演變至今。本文依據肉桂的性能、功效與應用,從肉桂的中藥藥性理論及其臨床作用本質入手進行了分析論證,得出肉桂“引火歸源”說,因不符合中藥藥性理論解釋,也不符合其臨床作用本質。所以不應盲從。(河南省安陽衛生學校 韓俊生 (河南 安陽 455001))
[作者簡介]韓俊生(1954-),男,河南省林州人,高級講師,副主任中藥師,主要從事中藥學教學與臨床實踐工作。

[1]國家藥典委員會.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一部)[M].北京:化學工業出版社,2000.104.
[2]雷載權.中藥學[M].上海: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1995.151-152.
[3]江蘇新醫學院《中藥大辭典》編寫組.中藥大辭典[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77.890.
[4]《中醫辭典》編輯委員會.簡明中醫辭典[M].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1979.211.
[5]淩一揆.中藥學[M].上海: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1984.110.



--------------------------------------------------------------------------------
洛克的話:

你用什麼樣的眼鏡,站在什麼地方去看,
「形容」「論述」就不同,大家增廣見聞一下,
不需要花時間爭論。


洛克中醫研究站
呂崇金 洛克醫師 整理




Rockl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