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美中論仲景組方配伍規律
上海中醫藥雜誌期 1983年第03期

著名老中醫岳美中素尚方藥,對仲景組方配伍有一定的研究,嘗謂:同樣幾個藥物,配
伍或組方得當,臨床可收卓效,反之,治療失敗者屢見不鮮。又云:《傷寒》、《金匱
》兩書,方劑近 300 首,看起來似有浩繁之感,但細加推究,仲景的每一方劑組成,
每一藥物配伍,都有其嚴格的原則和規律,而且病藥合拍,絲絲入扣。現分七個類型述
之於下:
1.制短揚長
《金匱》栝蔞薤白半夏湯,為治胸痺不得臥、心痛徹背者之良劑,其組方配
伍之妙,堪為後世法。心,體陰而用陽,居於胸中;胸為清陽之腑,不為陰邪所幹;
痰為陰邪,今痰濕踞於胸中,必然干擾心陽,阻塞心脈,因而胸痺不得臥,心痛徹背
。胸中陰邪既盛,其治療何以用寒潤之栝蔞,且以之為君?仲景組方配伍之妙,即在
於此。栝蔞性雖寒潤,但其滌除胸膈痰濕之效,卻非它藥可比,而且臣使之藥均為辛
溫苦燥:薤白辛通,散滯逐寒;半夏苦溫,燥濕祛痰:白酒辛熱通陽,可助薤夏之力
,三藥相合,又有監製栝萎性寒之功。辛熱與寒潤呈三與一之比,量亦如是。因此,
其助陰傷陽可以無虞矣。四藥相伍,除痰濕而通心胸之陽,臨床施用,能收桴鼓之效
。就括蔞而言,其組方配伍可謂制其短而揚其長。

2.相互為用
《傷寒論》麻杏石甘湯,治邪不外解,入裡化熱,壅肺而喘。岳老謂:仲景
麻、石配伍恰到好處,麻黃辛溫,宣肺平喘;石膏辛寒,清洩肺熱。兩藥之辛,可協
同疏散表邪;麻之溫可制膏之寒,防其過於清洩,而膏之寒可制麻之溫,防其過於宣
散。因汗出表邪已疏,無須再汗,故麻黃不與桂枝伍,否則過汗傷陽。寒邪入裡化熱
,雖有小汗而表邪未清,故麻黃不與芩、連伍,以其寒苦則降,於病不合。大青龍湯
亦麻石相伍,其治為太陽表實兼陽明裡熱之候,與麻杏石甘證之表邪未盡、餘熱內迫
截然不同,故除麻黃大其量之外,又與桂枝相伍,共奏發汗解表之功,同時倍辛寒石
膏之量,以清裡熱,則表裡皆解。麻石相伍者,還有治風水身腫無大熱證之越婢湯。
此方無大青龍證之表寒裡熱。無麻杏石甘證之餘熱內迫,而有在表之水濕與未盡之內
熱,岳老謂:此雖有續自汗出,而仍必用麻黃,因麻黃得石膏則發散不猛,而且風水
為風熱之陽與水寒之陰相搏,陽邪結聚,陰邪散漫,陽薄於上,而陰不能下輸,如是
而不用麻黃發其陽,陽將如何宣佈?不用石膏洩其陽而通其陰,陰將如何歸其宅?因
此,不但必用麻黃,而且必大其量。可見仲景麻石配伍之意,可謂盡善矣。

3.動靜結合
傷寒脈結代、心動悸,炙甘草湯主之。原方炙甘草、麥冬、大棗、生地、阿
膠等,多屬益陰之品,用量較重;而人參、生薑、桂枝、酒均為陽藥,用量較輕。實
則一組陰藥,益陰補血;一組陽藥,益氣通陽。而仲景則別有一番心意在其間:陰藥
多靜,陽藥多動,陰藥需要陽藥的推動才能充分發揮其滋養作用。脈結代、心動悸,
是津血虛衰、真氣不足之所致,故用大隊陰藥以益津血,又以一定比例的陽藥轉輸而
敷布之。足見仲景動靜結合、陰陽相伍的組方原則。

4.藥變則性變
岳老謂:仲景方劑,更換一味藥,其治療的疾病可迥然不同,如麻杏石甘
湯、麻杏苡甘湯、麻黃湯三方。麻杏石甘湯為治療汗出而喘之良方已如上述,若石膏
易苡仁,則治風寒濕痺;石膏易桂枝,為治傷寒無汗之重證。一藥變,全方作用隨之
亦變,仲景用心可謂良苦。又桂枝湯本為治太陽中風,有調和營衛、解肌發汗之功,
加大黃則可治療腹滿大實痛的陽明證;若漏汗不止,損傷陽氣,用桂枝加附子湯主之
,重在溫經扶陽;若加葛根,治療太陽病項背強幾幾證;若倍芍葯量,加飴糖,則轉
而為緩中補虛,治腹中急痛之劑。再小柴胡湯本為治療邪在半表半里的和解之劑,若
加芒硝一味,則治少陽兼陽明腑實之證。桂枝去芍葯湯為治療誤下後,邪陷胸中,脈
促胸滿之證,僅去一味芍葯,則改變了桂枝湯的調和營衛、解肌發汗的性質。仲景立
方遣藥可稱之為駕輕就熟。

5.大病宜大藥
岳老嘗謂:為醫者,要治大病起沉痾,總要研究仲景對大藥的配伍應用規
律。如附子為純陽大熱之藥,能壯少火,散內外之寒,固生氣之原。附子與大黃伍,
《金匱》大黃附子湯治陰寒內聚實證。雖有陽郁之熱,但非附子、細辛純陽大熱之品
則寒不能散;非迅疾善走之大黃,其結不能消。前人曰:大黃苦寒,走而不守,得附
子、細辛之大熱,則寒性散而走洩之性存是也。大黃之寒,必有附子、細辛之制,方
能除其助陰之弊;附子、細辛必籍大黃之疾走,方能驅散寒凝陰結。又如麻黃附子細
辛湯治少陰病反發熱脈沉之證,附子得麻黃,元陽固而表邪解;麻黃得附子,則寒邪
散而陽氣復。再如,發汗太過,漏汗不止,是陽亡於外,急當救陽,宜桂枝加附子湯
,此附子與桂枝配伍,汗止陽回,救陽生陰。真武湯治少陰水氣為患,附、術為伍,
附子之辛熱,壯腎之元陽,則水有主;白朮之苦燥,健中州之脾土,則水有制。乾薑
附子湯治誤汗下之晝日煩躁不得眼,夜而安靜,脈沉微之陽亡證,用姜、附相伍,以
壯陽配陰,挽救將脫之元陽。岳老謂:仲景姜附多與甘草配,如中寒陽微不能外達之
四逆湯、中外俱寒陽氣虛甚之附子湯、陰盛於內格陽於外之通脈四逆湯等證皆是。又
雲;四逆輩均為治病之大藥,為醫者,不可因其性猛而置之不用。若亡陽四逆之證見
,便可大膽投之,無須多顧忌,縱然尚有殘留餘熱,不妨略加反佐,因一旦陽虛證見
,則有急轉直下之可能,故回陽救逆刻不容緩。應用回陽劑後,時有口乾,小劑生脈
,即可化為烏有。若陽復大過,數劑清涼就可收功。

6.格陽者反佐
仲景對藥物的反佐使用,恰到好處。如通脈四逆加豬膽汁和白通加豬膽汁
湯,治療陰盛格陽證,為防寒病與熱藥相拒,故兩方均加苦寒的豬膽汁以為反佐。岳
老謂:苦寒的藥味很多,芩、連、梔、柏等都是,為何不用為反佐?芩、連、梔、柏
苦寒性燥,而豬膽汁雖有苦寒之性,但能益陰潤燥,使熱藥與寒病相合,而無陰陽格
拒之患。

7.因病用量
古有中醫不傳之秘在劑量,仲景組方配伍時,尤注重劑量變化應用。如龍骨
、牡蠣相伍,在《傷寒》《金匱》中極為常用,但其用量不同。柴胡加龍骨牡蠣湯治
熱乘於心,心神不寧,因而胸滿煩驚者,龍骨、牡蠣各兩半以鎮固之:火氣內迫,心
陽內傷之煩躁,用桂枝甘草龍骨牡蠣湯,故龍骨、牡蠣各二兩,以鎮攝除煩;桂枝去
芍葯加蜀漆龍骨牡蠣救逆湯治驚狂臥起不安之證,因較前證更進一籌,故取龍骨四兩
、牡蠣五兩;桂枝龍骨牡蠣湯治失精夢交,旨在收斂浮陽,攝精固腎,用牡蠣、龍骨
各三兩。岳老謂:龍、牡劑量,用以鎮驚除煩者,均大其量,如桂枝去芍葯加蜀漆龍
骨牡蠣救逆湯、風引湯等均是;用以斂浮陽、攝腎精者,均小其量,如桂枝龍骨牡蠣
湯。又謂:傷寒火逆下之,津液損傷,不可用養陰增液之品治療,以其表裡陰陽之氣
俱已乖逆,若用陰柔之藥,必致郁滯不和,反生它變。故配用不同劑量之龍、牡,先
收散亂之陽,調和而鎮攝之,氣和則津液自生,惟仲景識此,非常見所能及也。

以上僅舉數例,以說明仲景組方之巧,未必道破真秘,臨床若能掌握其規律,權衡在手
,則自能提高療效。(河北唐山市中醫醫院王國三)



洛克中醫研究站
呂崇金 洛克醫師 整理

Rockl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