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制附子的不良加工[轉載]



洛克的話:
這是大陸網站上發表的親身經歷,很有參考價值。
這點可以告訴大家要注意藥材的炮製,
如果自己沒有鑑別能力,就要找可靠的中藥店。


--------------------------------------------------------------------------------

論制附子的不良加工

香港上正醫療綜合診所 杜厚毅 何家瑜


--------------------------------------------------------------------------------

摘要:
過去,長期大劑量服用附子養生的扶陽名醫,多為得享修齡.時至現代,附子中毒的案例反
而頻生,甚至有累積性中毒的報導。

筆者因研究江油附子之雙向調節性,與如何改進附子加工時的有效成份流失問題,而返回
四川江油,多次深入各江油附子農戶查訪,更自行動手炮製附子期間,驚悉制附子之低藥效
和高毒性之因。

原來在附子的加工過程中,除個別制附成品,是因過度漂水,而有效成份大量流失外,生產
戶更常使用劇毒致癌化工原料,來進行袪皮,增白和染色等流程,並超量灌膽增重,以求低
成本生產出好看又重秤的含毒制附.此外,運入外地附子來冒充地道江油附子的行為,亦十
分普遍。

臨床上,很多不類烏頭鹼反應之附子中毒個案,或患者服用附子劑後之特異不適現場, 其
實,多半是附子內之人為添加劑引起的。一旦轉用規範炮製下生產出來的附子,不適多可
從此消失,且療程大為加強。

附子只是扶陽藥物問題之冰山一角,高效的經方與扶陽治病,藥的把關是首要的,涉及的主
力藥種亦不太多,在此謹行呼籲同道,加強地道藥源的業內資訊交流,充分把好藥物質素的
關,棄用劣質藥材。

--------------------------------------------------------------------------------
正文:

自鄭欽安宗師以來,中國各地的扶陽名醫,多為得享八九十歲之修齡,甚至壽過百歲者。扶
陽名醫之間,多有長期大劑量服用附子劑養生袪病的習慣。附子戶若以每週服用二兩附子
來計算,畢生服用附子量,應至少達五百斤,多者更愈千斤以上,故長期服用附子之安全性
,應不容置疑。

仲景先師之用附子,並不要求先煎,藥不眩冥,厥疾不療。反觀目前,同業幾乎全有普遍共
識,生附子之烏頭鹼,經加熱轉化為苯甲□烏頭胺和烏頭胺後,毒性可減低近二千倍,故醫
者一般均會囑患者先煎附子。故此,現代附子劑的烏頭鹼水解度,肯定遠高於仲景時代,毒
性理應極低。

可是,在現實中,附子中毒的個案,時有所聞,甚至有所謂累積性中毒的報導。而扶陽名家
之間,亦常會為患者服用附子後,時而無效,時而呈現不類烏頭鹼反應的中毒表現所苦。甚
至因而打算在臨床上棄用附子。近日引起較多人關注的附子過度炮製問題,應只限於引發
藥效低下,而不能說明為何患者服用久煎之附子劑後,仍有異常反應頻生的問題。

筆者原籍四川,曾任職臨床腦外科醫師,考研後專志研究中醫,近年來之主攻重點,為扶陽
方藥治療腫瘤。

因有文獻指出,江油附子具獨有藥理成份,用於臨床,呈特異之雙向調節性,筆者考慮此或
為川地之扶陽名家,領先發展出(病在陰者,扶陽益陰.病在陽者,用陽化陰) 特殊用藥心法
的藥理背景之一。此外,筆者亦盼能對附子加工時的有效成份流失問題,有所跟進。故於
本年夏秋期間,返回四川江油,多次深入各江油附子農戶查訪,更自行動手炮製附子,試驗
藥效,歷時數月。

筆者初期和附子農接觸時,其戒心普遍極重,連一句話也不肯多說。直至筆者多次表明,只
為自行生產優質附子,以求改善臨床療效,並多次一同下田,一同採購,甚至長期在其家中
食宿與共,如是投身附子農與加工戶群體一段時間,得其認同為自己人後,才得以聽到真說
話。從而驚悉,目前附子之低藥效和高毒性,是如何形成的。其間之親身見聞,觸目驚心!


近日網上報導,有附子生產廠方表示,廢棄附子傳統炮製工藝的原因很「簡單」,是因為傳
統的落後設施,達不到「現代化」的GMP標準要求,實況真的如此嗎?

先向大家介紹制附子的加工過程。

按傳統規範生產要求,制附子為以江油本地新鮮收成的泥附子,洗淨後當天下午或晚上必
須入池浸膽,每一千斤鮮附子,配五百斤膽巴,一般為先泡膽巴6-7天,然後流水退膽5次,每
次1 天,再進行袪皮,切片和熱處理而成。此法一般需用五斤左右鮮附子,來生產出一斤制
附片,成品輕脆,色黃而切面無光澤,略呈浮水。

首先說說,為何要灌膽巴?

江油地理屬坤,其附子最得火伏土中之理氣,故扶陽藥效天下無雙。唯亦因其與理氣相關
,故江油附子必自(一陽生)長到夏至,藥性方全,一過夏即又不能保存。全年只宜在七月一
日至三,五日之間掘出,過期數天不掘,即會在地下爛掉。同是附子,長於它地,即往往無此
特性,既可在其它月份種植,又較易保存.唯形態與藥性,亦會隨而變異!

江油附子到期不掘,會在地下爛掉.掘出後,三兩天內,如不逢連天烈日曬乾,亦會迅速爛掉
,無法陰乾,是有名的(過夜爛)!因江油附子太易爛,古時為附子灌膽巴的原意,為有利於在
短短的附子收成期限內,高效率地進行防腐加工,以便保存運輸,而非為了調節附子的藥性


再說膽巴的特性:膽巴的化學式為CaCl2 (不等如鹽巴NaCl),其性屬扶陰而有毒,鄉下人有
用以自殺的,如白毛女劇中的楊伯勞自殺藥,即為本品。至於近年來盛行大量灌膽巴的另
一種真正用意,其實是因為膽巴價廉於附子甚多,灌膽後上秤,附子可增重近一倍,而且外
觀光亮好看又重身,自然賺頭大增。故江油附子戶有句行話:無膽不重,無膽不亮!

至於祛皮,除因為附子之毒性富集於皮部外,亦為了商品之外觀好看,唯古法之竹刀去皮,
因收成加工期,在一年之中只有十多天,故需動用之加聘人手甚多,往年是三角錢工資為一
斤附子袪皮,今年則出至八角錢一斤,也不容易請到人。

奸商的生產法,非常令人震驚:首先是以焦亞硫酸鈉(吊白塊)、工業雙氧水、工業燒鹼、
散泡劑等品,混合煮制附子,煮十多分鐘,即可全部袪皮。上列藥物屬嚴重致癌品,但可以
低成本高速去皮,並使附子色白,透明,亮質,好看。然後再為附子超量灌膽巴,將附子泡膽
過程,延至15天以上,而只作不流水退膽1-2次。甚至在熱處理過程中,給附子再一次直接
灌入膽巴汁。在木製蒸籠頂上放置大量膽巴,膽巴遇熱液化後往蒸籠中附片直接灌入,觸
目警心。熏制時,可再加行工業硫磺薰白的步驟(無硫磺不白)。此法用2.5斤鮮附子,即可
生產一斤附片,成品沉水快速,身重面光,肉白好看,而其質甚硬。正宗的制附子質地很脆
,但我們常見坊間的藥店,要動用到大銅鍾來把附片搗碎,便是這種加工法做的好事。

至於炮附子,古法為掘出鮮品泥附子後,實時砂炒1-2天而成。據悉,此為最接近仲景時代
之炮附法,成品個頭較大,皮稍焦乾而淺層質疏呈泡。此法雖簡,但人力有價,產量又太低
,現已極少進行。市面上極罕有地出現本品的話,常會混稱之為炮天雄。

目前市售的真實炮附子流程,多為以上述的泡膽與硫熏等制附增重流程為基礎,再加上一
重直接加熱的步驟,令之有點烤焦了的外觀,便充為炮附子了。

何謂黃附片?古法的黃附片,為工序中加入用薑黃,紅花,煮制附子兩三小時而成,目前因成
本高,已經無人做了,連超級名店如北京XX堂賣的,也非正貨!

第一種變法生產,是在制附流程的基礎上,用化學染料檸檬黃來染制附片,煮十分鐘即可。
缺點是色不自然,且半年後會褪色。故此,第二種更絕的生產法,是用嫩肉黃(嚴重致癌物
質)來染制,成品成本低,色美,自然,不褪色。

何謂黑附片?正法是用黑豆,甘草或紅糖等煮制。變法則是用工業黑色染劑煮成,成品表面
黑,肉心黑透像玻璃片,又稱玻璃附片。

生附子又如何呢?正法為以烈日曬乾,或以低溫乾燥箱焙乾者為是。只要煮透或蒸透了再
入藥,應該反而是藥效最高,而又最不引起累積性中毒的補益元陽極品。

不過,如前述之因,泥附子離土後,必需在三幾天的處理期限內焙乾,而一個低溫乾燥箱,數
天內是焙不出多少斤之乾透附子的,故如果七月頭幾天是陰天,那便只能以微波或直接炭
火焙乾結合硫熏來處理了。這樣處理出來的,也算是較好的附子,不過加熱溫度較高,引致
有效成份打了點折扣,用量比真正生曬的附子要加大一點,且要煎煮得久一些。現在,江油
的生附片多是用含硫的焦煤燒烤出來的,無硫無煙的焦煤價格貴一倍多,沒人再做虧本加
工了。

在中藥中最具不可替代性,最有起死回生之能的(溫陽五虎將),在近代屢屢蒙冤。其中最
冤的,還數附子!為什麼?因為它的毒性是人造的!現代文獻指出,正確地進行加熱與水解
工序的生附子,有效成份可高出市售制附子十幾倍。而進行LD50測試時,小白鼠服用至相
當於人體日服附子數十斤之濃縮給藥量,仍無一死亡,亦觀察不到有因長期服用而致臟腑
損害之現象。換言之,天然態的附子,本來可以是無毒的。但加工炮製後的制附,卻幾乎一
定是有毒,甚至是致癌的!

我們所報導的,是否少數不法加工戶的過別現像?不是的!據我們在跟多位江油加工戶混熟
了之後,所得到的內部情報,與在國內外各大批發零售藥店購買樣品所見,現行流通的江油
川附,十居八九都是這樣炮製出來的!

加工戶要生產附子時,只需要撥一個電話到化工原料店處,說出要生產多少斤哪種附子,根
本不用明說要買那種化工藥劑,店方自會稱好,配送到戶,在單據上,自然是不會記下所購
買藥種之實質種類的。本地加工戶,戲稱為〝一條龍服務〞。

真正的附子行家,固然入眼便知。否則,一般人其實只要循公開的數據,細心推敲一下,也
會發現這一筆附子賬大有問題!

江油今年的附子生產量,跌至僅五百噸之歷史新低點,本地泥附子收購價升至十二元一公
斤左右。我們介紹過,如按規範生產要求的制附子,一般需用五斤鮮附子,來生產出一斤制
附片,而偽法則用2.5斤鮮附子,即可生產一斤附片。換言之,如按規範生產,一市斤制附子
的原料泥附子是五市斤,收購成本為三十元,再加上加工的原料,場地,人工,水電,上稅,包
裝,存倉,運輸,利潤……假如批發價低於七十元,那是全無賺頭的了,假如低於六十元,那
簡直連生產成本都夠不上!那請問,假如訂回來的江油川附,索價三四十元一市斤的話,它
會是規範生產的嗎?

起碼,它多半不會是江油附子,因為其它產地的附子,原料價便會便宜上很多。有些江油廠
家股東家裡的地窟或私倉,正是用來貯存在外地收購之雜牌附子的….故此,別以為在江油
購入的,便一定是地道附子,很可能只是狹西漢中的旱附子!

江油附子生產量大跌,而全國需求量突增,某些廠家,在七月的收穫期間,並沒有跟本地農
戶收購附子,也沒有增聘人手來進行祛皮工序,那請問,供求問題是如何解決的? 有些生產
基地,有時根本三兩年來都不進行實質運作,那市面流通的制附,從何而來?可謂耐人尋味
!

其實,很多重要生產廠家的股東,也正就是當地之個體加工戶。至於江油以外的其它產區
,產量較少,即使產品冠以大廠的名頭,其實依然更常是由(山寨)戶在背後供貨的!附子的
真正加工流程,不言可喻。江油附子加工現狀在全國具有代表意義,灌膽,袪皮,染色,加毒
,增白,全國一樣,因江油師傅的加工經驗,早已普遍流傳全國。

總結而言,在市場上流通的制附子,離不開四種問題:

(1)大量灌膽巴而退膽不全的(膽巴附子),此類附子的含膽巴量,可超出規範生產品十多倍
,入口較麻而苦,帶有鹹澀味,質重硬而面有半透明光澤,初入門的同業,最易誤以為是好附
子。

(2)含大量劇毒,甚至致癌化工原料的(毒附子)。此類附子,因毒性來自化工品而非烏頭鹼
,故長時間煎煮,根本無助於滅毒。.

(3)因某些原因,而需安排進行反覆多次流水退膽的(附子渣)。此類附子,質檢烏頭鹼含量
時,是一定過關的;可是烏頭鹼並非水解成有藥效的烏頭胺,而是被過水沖掉。這種附子
,有時一次用上半斤,藥力還比不上一兩正法炮製的制附,或者三錢生附!

(4)其它產地的附子,混充地道江油附子。

市售制附,大部份為此四種因素之合成體。故此,患者服用附子劑後之反應,很大程度並非
關乎醫家的方證水平,而是視乎他當時碰上了那一種附子!試想想,任你是國手醫神,假如
有個搗旦鬼,把你的君藥一時推大三倍,一時減少五倍,一時又添加上大量致癌藥品……試
問你能不倒上大霉嗎?

這種情況,筆者在四川和港深見得很多,患者在服用附子劑後,尚未見有烏頭鹼型的眩冥反
應,卻已經呈現異常的頭部或胃腸不適。這種異常表現,有些同業常會誤以為是排病反應
;其實,多半是附子之人為添加劑引起的。

本年夏至前後,筆者請了幾家江油附子戶,按本人要求的規範生產步驟,試作了一二千斤制
附和生附片。其間,個個附子戶搖頭歎息,視為(違反傳統),聲言即使照辨,筆者也注定了
必然會虧大本無疑(私下認同他們的忠告可能很對)!

生產完成後,筆者特別著意把規範生產的附子,試用於(1)過去服用市售附子易出現異常不
適;和(2)過去曾長期服用扶陽方劑,辨證無誤,而療效不明確的案例,結果是兩者均呈現
非常可喜的突破!


例如,一個家族,全員均是一旦服用市售附子,必然引發劇烈頭痛.試用正品附子,則不管如
何重用,均無頭痛之現象。

另一位患者,因罹患重證心律不齊,冠心病合併心衰,長期求診於扶陽名家,仍不見好轉,近
期已惡化至無法自行在床上坐起。筆者以基本類同之方藥為其處方,唯易以正品附子,結
果患者一夜病減,可站立下床,一週內可上落樓梯!筆者的個人醫術修為,肯定不如其先前
求診之名家遠甚,前後療效的差異,正堪說明劣藥之誤人!

回溯附子生產變質的原因,先是盲目畏毒,引致提倡過度之炮製法;加上經方醫學與扶陽
理念,在歷史上一度被忽視,令許多臨床醫師,只將附子視為(中藥強心針),而不瞭解三陰
病在現代人之間的普遍性,從而忽視了附子的重要,引致需求日減。

因整體供求市場痿縮,附子生產戶在市場經濟扶持不足、藥商無視地道因素與稅項支出繁
重等多重因素打擊下,走上了以不良生產法來減輕成本的死路;令本就被炮製得藥效大量
流失的附子,更帶上了真正傷人的毒性。如是惡性循環下,扶陽至寶的江油附子,焉能不亡
?

其實,附子問題,只是扶陽藥物問題之冰山一角。筆者在港穗期間,曾見一些扶陽同道,專
程自海外訂回桂枝,仙靈脾等品,或專門包起旱田以制備老薑,….其藥之性味,確是勝出國
內之流通品甚多.作為中醫藥之鄉的中國,竟乏內銷的好藥材之流通,思之不禁黯然。

高效的扶陽方劑,藥的把關是首要的。許多當世扶陽名家,用附子動輒數兩,此非因其偏好
重用,實為憑其經驗得悉,現代的制附,重用幾兩之效力,不過等於古制之數錢炮附或生附
子,即約小半劑仲景四逆湯而已。

生附子長時間煎煮後,濃縮加工而成的顆粒,可令醫家放膽下藥,而患者則免去附子劑需久
煎之苦,是附子現代化的重要方向之一。而要保留經方的用藥特色,附片亦不宜棄用,生附
片,水蒸制附與砂炒炮附,均應續行改進生產水平並觀察臨床藥效。

官方只對烏頭鹼的含量把關,而對有效成份之保存置之不理,更無視毒性化工品之滲入,為
其一大敗筆,必需正視!我們呼籲國家藥品質量管理部門,對附片加工生產滲入的毒性物質
進行大力整頓,以保障附子的良好藥性,保護民眾健康。

至今的所謂大廠生產或認證標籤制度,其實未見得對附子事業,有何實質的扶持作用。我
們仍需要大量的有心人,去挑戰此可悲之現狀。

經方醫學與扶陽用藥,涉及的主力藥種,相對並不太多,在此謹行呼籲,同道間若能萬眾一
心,加強地道藥源的業內資訊交流,充分把好藥物質素的關,棄用劣質藥材,則相信不出數
年,我國的中醫界,必然另有一番新氣象。


---謝謝大家---




洛克中醫研究站
呂崇金 洛克醫師 整理

Rockl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