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兒用藥六字訣 董廷瑤

 

洛克中醫師 呂崇金 整理

 

【 洛克的話 】

這篇文章也是大大有名,凡是提到小兒用藥,「六字金言」都會被提到,

但是大都是節錄,原書已絕版,真正看過原文的不多,所以在下特地找來,

大家欣賞一下。

 

談到兒童用藥,劑量上還是以體重計算較合理,中西藥皆然。不過老實說,

現在叫小朋友吞黑黑的一團藥粉實在是很困難的事,我的門診上遇到此問題,

都盡量藥開少一點,請家長配合葡萄汁、巧克力牛奶..等味道重的飲料,

小朋友都很樂意接受,提供您做參考。

 


--------------------------------------------------------------------------------

 

小兒用藥六字訣 董廷瑤

 

育兒誠難,醫之治小兒病為尤難。以呱呱襁褓,啼哭無端,疾病 [ 病可 ] 恙

,不能自白。且藏府柔弱,易虛易實,易寒易熱,用藥一或不當,最易變起倉卒。

昔閻孝忠有“五難”之嘆,張景岳則日,寧治十男婦,莫治一小兒。於此可見業兒

科醫者之不易也。然而天下之為父母者,孰不愛其子女,偶罹疾患,必求諸醫。則

醫者之責,不亦重且鉅乎。餘操斯業也,已五十五年矣。自思尚能以幼吾幼之心,

推而及之於幼人之幼。兢兢業業,不敢自色。因之施方用藥勤求古訓,博采眾法,

尤以芽嫩之質,藏氣清靈,隨撥隨轉;峻烈之劑,未敢輕投,況一有藥誤,禍患無

窮也。有鑒於斯,歷經琢碩,愛擬用藥六字訣,為後學者備之以作參考。

 

一曰“輕”。輕有兩端,一為處方應輕,如外感風寒,表實麻黃湯,表虛桂枝

湯,一以散寒,一以和營,則邪祛表和,其熱自解。如是感受風溫風熱,則桑葉、

薄荷、荊防、連翹之類清涼解肌,疏化即可退熱。此均輕可去實之輕也。常見寒閉

熱盛而惊厥者,此因高熱不能勝任也。不可遽投鎮惊之品,反能引邪入裏;因其病

在太陽,必須解表,方為正治。當然,乙腦、腦膜炎則須另法治之。

 

一為用量應輕。小兒腸胃嬌嫩,金石重鎮,慎需考慮。即藥量過重,亦犯胃氣

。小兒之生長發育全賴脾胃生化之源,況百病以胃氣為本。如胃氣一耗,能使胃不

受藥;病既不利,抑且傷正。然必根據其病情,輕重適宜,以不能影響其胃氣為必

要。

 

二曰“巧”。巧者,巧妙之謂也。古人治病每多巧思,往往於眾人所用方中加

藥一味即可獲效。如《冷廬醫話》記述,宋徽宗食冰太過,患脾疾(即腹瀉),楊

吉老進大理中丸;上曰,服之屢矣。楊曰,疾因食冰,清以冰煎,此治受病之源也

。果愈。實質上此即仲師白通湯加膽汁人尿方之變法也。又,徐靈胎治一人患嘔吐

,醫曾用二妙丸不效;徐加茶子四兩煮湯服之遂愈。因其病茶積,故用此為引經藥

也。

 

近人程門雪氏,為一代名家,早年治一慢性泄瀉病人,用調理脾腎法醫治,久

而無效。後病者帶程之方,到滬上名醫王仲奇處診治,王氏索閱程方,凝思片刻、

在原方上提筆批曰:此方可服。

再加蛇含石四錢。揮之使去,病者未便多問,照方服用。不料這張屢服不效的

藥方,僅增一味後,只服數劑,多年宿疾,竟告痊愈。(摘自上海中醫藥雜誌中“

裘老論醫篇”)。說明匠心巧裁,令人嘆服。

 

余於臨床,嘗治頑固之嬰兒泄瀉,中西藥治無效;遂從母乳方面考慮,對乳母

作了蹲踞、踝膝反射試驗,測知有隱性腳氣病存在,致使患兒缺乏維生素 B1 而久

泄不愈,停服母乳,調治即愈。此亦法外之法也。這類病兒臨床很多,尋索巧思,

明其病因,見效如神。

 

三曰“簡”。簡者,精簡之謂也。醫之治病,用藥切忌蕪雜。蕪雜則藥力分散

,反會影響療效。嘗見,以為病之不痊也,藥量不足也而倍之,藥味不敷也而增之

;此捨本逐末,宋人揠苗助長之蠢舉也。醫能明其理,熟其法,則處方也簡,選藥

也精。前輩名哲,每多三、五、七味,對症發藥;雖危重之候,獲效迅速。以余之

實驗,確是如此。

 

四曰“活”。中醫治病,首重靈活。同一病也,既有一般,又有特殊。如果見

病治病,不分主次,不知變化,籠統膠著,甚或按圖索驥,對號入座,慢性病或可

過去,急性病必誤時機。尤以幼兒弱質,病症變化更多,朝雖輕而暮可重,或粗看

尚輕而危機已伏;反之,貌似重而已得生機,比比皆是。凡此種種,醫者當見微知

著,病變藥變,則可減少事故,而操必勝之券也。

 

五曰“廉”。余平生用藥,從不濫施昂貴之品;雖在舊社會時,亦不以珍珠、

犀羚、人參、鹿茸來取寵於官僚貴閥,或有錢富室。新社會則為勞動人民著想,更

因制度之優越,藥價下降,所以處方之廉,病家初多疑之,終則奇之。事實上人之

患病,以草木之偏性來補救人身之偏勝,但求療疾,毋論貴賤。而價廉效高,反能

取信於廣大病家也。

 

六曰“放”病人對醫生的要求,主要是望其病之速癒,醫生對病人之治疾,最

重要的是要有高度的責任感。要處處有推己及人的想法,所謂急病人之所急,痛病

人之所痛。輕病人則駕輕就熟,較易見效;重病人則因其變化多端而需思索周到,

盡情關切,以 期治愈。這是我生平之旨趣也。然“效”之一字,不是唾手可得,

必須諳之於醫理,嫻之於實踐,更須有仁者之心,靈變之術,方可無負於人民賦於

你的崇高職責。

 

再賦俚句如下。

“輕”可去實有古訓,“巧”奪天工效更宏,

“簡”化用藥須求精,“活”潑潑地建奇勛。

“廉”價處方大眾化,“效”高何須藥貴重。

自古賢哲多求實 , 昭示後人莫蹉跎。

 




Rockl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