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芨填肺竅?



《冷盧醫話》中提到:
《夷堅志》謂台州獄囚遭訊拷,肺傷嘔血,用白芨為末,米飲日服,后其囚凌遲,劊者剖其
胸,見肺間竅穴數十處,皆白芨填補,色猶不變。此說李東璧采入《本草綱目》,醫家皆信
之,獨進賢舒馳遠昭《傷寒集注》謂︰隔諸脊骨,不得傷肺,何肺拷壞而骨不壞耶?且白芨
由食管入胃,不得由氣管入肺,其誑顯然云云。


這件事的原版,「本草綱目」寫的更詳細:
時珍曰︰白芨性澀而收,得秋金之令,故能入肺止血,生肌治瘡也。按洪邁《夷堅志》
雲︰台州獄吏憫一大囚。囚感之,因言︰吾七次犯死罪,遭訊拷,肺皆損傷,至于嘔血。
人傳一方︰只用白芨為末,米飲日服,其效如神。后其囚凌遲,劊者剖其胸,見肺間竅穴數
十處,皆白芨填補,色猶不變也。
洪貫之聞其說,赴任洋州,一卒忽苦咯血,甚危,用此救之,一日即止也。



事實上這是肺結核患者留下的乾酪性壞死
底下網址連接到榮總的病理切片,
敢看的觀眾可以研究一下
http://www.path.vghtpe.gov.tw/chinese/html/VirtualClass/Museum/Mu-0508.htm


《中藥臨床運用 卓大宏》提到:
歷代醫家用治肺癆的不乏其人,但實際上,白芨在肺結核病治療上的價值
仍限於用在喀血合併症,現在雖有人用白芨治療浸潤性或空洞型肺結核,
但多用於輔助其他抗結核藥。中醫傳統經驗也認為治癆症要多配其他
滋陰益氣藥,如龜板、牡蠣、山甲、阿膠、黨參、黃耆等,這樣的配伍
起到滋養、強壯、補充鈣質和抑菌的作用。


白芨有凝血作用,可以使用在胃出血或支氣管擴張喀血,
我們經常在現代的中醫藥書中,一再引用白芨填補肺竅的典故,
古人難免受限於自然知識不足,導致錯誤結論的例子,
但是隨著科學的進步知識的累積,可以一再修正,
這正是科學進步的真諦。

我相信現在寫中醫書的作者,不可能不知道這是錯的,
但是如果知識份子明白講出來,
只是一直沿襲舊書一直抄下去,
影響最大的應該是初學中醫者,必須多花幾年的時間弄清楚,
什麼是真的,什麼是近乎哲學的假設,什麼是質樸的神話世界,
如果這一切竟然相容於中醫的範疇,那還需要談什麼「科學化」,
還是自己再重新寫定義,這也是「中醫獨特的科學化」?



《冷盧醫話》還提到幾個,大家欣賞一下:
因思古方催生用鼠腎丸、兔腦丸雲,其藥從兒手中出,
由舒氏之說推之,則胎在腸外,藥入胃中,何以得入兒手乎?

然觀《徐靈胎醫案》橫涇錢氏女腿癰成管,管中有飯粒流出,
長興周氏子臂疽經年,所食米粒有從疽中出者,

又《槐西雜志》治折傷接骨,用開元通寶錢燒而醋淬,研細為末,以酒調下,銅末自結而為
圈,周束折處,曾以折足雞試之果然。
此皆理之不可解者,是則昔人之說,未可竟斥為非矣張

《朝野僉載》雲︰洛州有士人患應聲,語即喉中應之,良醫張文仲令取《本草》讀之皆
應,至其所畏者即無聲,乃錄取藥合和為丸服之,應時而止。

其后《遁齋間覽》載楊 腹中應聲,讀《本草》至雷丸不應,服數粒而愈。
《泊宅編》載毛景喉中有物應聲,誦《本草》至藍不應,飲汁吐虫而愈。

其說皆為方書所征引,竊意虫之應聲,乖氣所感,非有知覺之靈
,豈能聞所畏之物而遂不作聲乎?殆皆小說家附會之辭。


洛克中醫研究站
呂崇金 洛克醫師 整理




Rockl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