恢復仲景用藥特色,攻克世界醫學難題

洛克的話:
李可老中醫是目前倖存的少數火神派老中醫,他的醫案只能說神乎其技,
我們只能崇拜的五體投地,這篇是書末的話讀來讓我們後生晚輩汗顏。

--------------------------------------------------------------------------------

恢復仲景用藥特色,攻克世界醫學難題 李可

(一)


1981年考古發現漢代度量衡器「權」,以此推算古方劑量,解決了歷史上古方劑量
的一大疑案,對仲景學說的教學、科研、攻關、臨床應用意義重大。茲據柯雪帆教授歸
納整理的資料並經反覆稱量核實,摘要介紹如下:
斤=250克(或液體250毫升,下同)
兩=15.625克
升=液體200毫升
合=20毫升
圭=0.5克
龠=10毫升
撮=2克
方寸匕:2.74克 金石類藥末約2克 草木類藥末約l克
半方寸匕=一刀圭 = 一錢匕=1.5克
一錢匕=1.5~1.8克
一銖=0.7克
一分=3.9~4.2克
梧桐子大=黃豆大
蜀椒l升=50克
葶藶子1升=60克
吳茱萸1升=50克
五味子l升=50克
半夏1升=130克
虻蟲1升=16克
附子大者1枚=20~30克 中者1枚15克強
烏頭1枚,小者3克,大者5~6克
杏仁大者10枚=4克
梔子10枚平均15克
瓜蔞大小平均1枚46克
枳實1枚約14.4克
石膏雞蛋大1枚約40克
厚朴1尺約30克
竹葉一握約12克


(二)

「權」的發現,意義重大,值得引起中醫界高度重視。劑量問題是方劑治病的核心
,沒有特定的「量」,便不能突破特定的「質」。按古今度量衡折算法,漢代1兩為今
之15.625克,1斤為250克。則經方的實際劑量,當以原方折半計量為是。明代迄今,
醫家根據「古之一兩,約今之一錢」的臆斷,使用經方僅原方的1/10。並且沿襲至今
,懸殊太大,劑量過輕,不堪大任。仲景《傷寒論》不單是中醫學四大經典巨著之一,
更是中醫學第一部急性熱病學專著。東漢末年,寒疫大流行,傷寒的特點,發病急,傳
變速,故仲景立方劑量大,藥簡,力專、效宏,方能阻斷病勢傳變,挽救危亡。近代用
法,大違仲景立方本義與用藥原貌,無疑嚴重影響了經方臨床效用的發揮,阻礙了仲景
學說的發展與創新。

方劑能否治病,除了恰中病機,配伍精當,便是特定的劑量。以四逆湯的應用為例
:四逆湯乃仲景急救亡陽危症之峻劑,有斬關奪門、破陰回陽、起死回生之效。原方為
炙甘草2兩、乾薑兩半、生附子1枚(破八片),按古今折算,取原方1/2量為準,則四逆
湯劑量是炙甘草30克,乾薑23克,制附子60克(生附子1枚,大者20~30克,假定生附子
之藥效為制附子之兩倍以上),而部編中醫方劑學四逆湯之劑量為:附子5~10克,乾薑
6~9克,炙甘草6克。以這樣的輕量,要救生死於頃刻,誠然難矣!無怪乎中醫治心衰,
十有八九要失敗。不是經方不靈,而是我們未能繼承仲景先師的衣缽真傳。習用輕劑,
固然可以四平八穩,但卻閹割了仲景學術的一大特色,使中醫丟掉了急症陣地。


(三)

「權」的發現,是中醫界復興的大好契機,可惜對中醫界震動不大。只有上海柯雪
帆教授一人,聞風而動,廣為傳播。而且立即埋頭於臨床研究,用炙甘草湯原方試治多
種心臟病取得驚人的療效,令人振奮與感佩!我們身在基層前沿陣地的中醫,對此極為
敏感。60年代中期,我已對歷史上習用的經方劑量,發生懷疑,每遇重危急症,如心衰
瀕死病人,輒用傷寒四逆湯類方原方原量投治。主藥附子則加一倍、兩倍、三倍,破格
用藥,有100多例肺心病、風心病、冠心病及大出血導致的心衰瀕死病人,協同西醫進
行搶救,絕大部分是西醫放棄治療,由我單用中藥,一劑藥附子用到200克以上,一晝
夜按時連服3劑,附子總量達500克以上,使這些現代西醫院宣佈死刑的病人,全部起死
回生,我把此方定名為「破格救心湯」。80年代之後,把六經主方及常用《金匱》要方
,唐宋以前久經考驗的效方,全部重新整理,按古今折算法釐訂劑量,置於案頭,以備
檢索。《傷寒雜病論》是中醫學寶庫中之寶庫,有強大的生命力!仲景上承內難,博采
百家,開創了中醫辨證論治的理論體系。仲景學說是中醫學活的靈魂,是中醫取之不盡
的源頭之水,是攻克世界性醫學難題的一把金鑰匙。仲景六經辨證之法,使我們洞悉病
機,見病知源,以病機統百病,則百病無所遁形。立足於臨床刻苦研讀仲景著作,學以
致用,反覆實踐領悟,是中醫成才的必由之路!也是提高中醫整體素質的唯一途徑。


(四)

古老的中醫學經歷了4千多年的歷史考驗,經受了近百年凶濤惡浪的摧殘,仍然屹
立於世界醫學之林,並且在21世紀昂首闊步走向世界,令人振奮。前途是光明的,但中
醫的現狀是令人憂慮的。常見不少中醫大學生,走出校門即對中醫喪失了信心,而改從
西醫。個別中醫碩士、博士厭倦中醫,另找出路,青年中醫不敢用經方治病,用西醫的
觀點套用中藥,見急症、重症,避之唯恐不及,大部分中醫院放棄了急症陣地,連省級
中醫研究院的病床上也吊滿了輸液瓶……凡此種種,令人觸目驚心!可見中醫學院的教
學方法大有問題,中醫後繼乏人情況嚴重,實在應該大刀闊斧加以改革!要打破儒家治
醫、崇尚空談的老套,腳踏實地地把傷寒金匱的理法方藥的精髓原原本本傳授給學生。
強調學以致用,早臨床,多臨床,有必要請經驗豐富的臨床家現身說法,以加深理解,
使學生在畢業之前,即具備獨當一面、敢治大病的膽識與能治大病的功力。不要讓西醫
課喧賓奪主,中西醫並重的教學方針,只能培養出不倫不類的「半瓶醋」。要在短短5
年內,集中精力學好、學透中醫。
山野村夫之見,希望能引起中醫界的反思與沉思!

本文摘自「李可老中醫急危重症疑難病經驗專輯」




洛克中醫研究站
呂崇金 洛克醫師 整理

Rockl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