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繼柏談中醫讀書

文/熊繼柏
119725261
講講中醫從什麼書讀起,這個問題是值得探討的。有人曾採訪過我,問我是什麼派的,
我說我既是學徒派,又是學院派;問我是什麼文化水平,我說我就是學徒出身。

我記得二十年前,我校的彭堅教授講過一句話,他說:「我們湖南中醫應該研究熊繼柏
現象。」確實是學徒出身,我倒不在乎什麼研究我的現象,也沒有誰研究過我的現象,
我一直在考慮的是中醫的教育問題,我不講規律,我就講講我是怎麼讀書的。

Rockl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