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門雪用藥經驗述要

  江西省波陽縣中醫院  朱炳林


程門雪先生,字九如,江西省婺源縣人。近代著名中醫學家,曾任上海中醫學院院長,
著有《金匱篇解》,《程門雪醫案》等。他治學嚴謹,學問淵博,辨証獨具慧眼,用藥
絲絲入扣。現就其用藥經驗論述如下。

  時病用藥

程氏早年即以善治溫熱、傷寒而飲譽滬上。其用藥特點,誠如裘沛然先生所云“擅用輕
揚或淡滲法,用藥靈動” (“燈光雪影細論醫--懷念程門雪先生” ),何時希先生亦
指出,程氏的主要成就,是對“輕以去實法”的獨特之見 (“學貫古今藝擅眾妙--憶
當代名醫程門雪” )。僅就《程門雪醫案》看,其輕靈的用藥法頗資借鑒。

柴胡,葛根,豆卷,薄荷同用:四藥皆為輕清之品,其中柴胡主升散,為傷寒發汗解表
要藥,葛根、豆卷,薄荷亦清解衷邪之品。四藥合和,有解肌達邪之利,無發汗傷津之
弊,亦不致涼遏冰伏邪氣,無論風寒風熱,挾暑挾濕,均可運用。

黑山梔,豆豉同用:梔子豉湯為張仲景治虛煩不得眠,心中懊濃之証,古方中也多以山
梔為熱藥之向導。程氏仿此法,常用于春溫、風溫、濕溫或陰虛感冒,既有表邪,內又
有濕熱者,用此輕清升散,清熱除煩。有汗則用清水豆卷,亦常配枳殼 (或枳實 )理氣
寬中。

藿香、佩蘭、荷葉,荷梗、青蒿同用:五味藥皆為輕清芬香之品,可透風於熱外,
解濕熱鬱表之証,且又醒脾快胃,通利三焦,用於暑濕之証甚合。

杏仁,厚朴、茯苓同用:杏仁辛苦而溫,宣肺利氣,氣化則濕亦易化,厚朴苦辛而溫,
長于泄結散滿,理氣燥濕,茯苓甘淡而平,可淡滲利濕,從下分消。三藥同用,治濕遏
衛氣、三焦不利之証。

桔梗、枳殼、茯苓同用:程氏以此為小型杏蘇散。杏蘇散的命意是苦溫與辛甘合用,旨
在發表宣化。此三味乃苦辛甘淡合和,重在調暢氣機。二者皆著眼于肺氣,言期小型杏
蘇散也相宜,濕溫邪在衛氣,或外感初起夾痰濕者宜之。

橘紅、半夏、枳實、竹茹同用:溫病多因病邪既不外解,又不內傳,流連三焦,使三焦
氣化失司、津液停蓄,釀成痰飲。或因熱邪煎熬津液成痰濁。熱與痰飲相結,更加纏綿
難解,所以葉天士主張分消,上下之勢,當取“溫膽湯之走泄”。程氏此四藥同用,實
繼承葉天士學說,取法《千金》溫膽湯,達到和胃降逆、清化痰熱、疏利三焦之目的。

杏仁,蔻仁、苡仁,滑石同用;濕溫病雖有上中下三焦之分,治法有芳香化濁、苦溫燥
濕、淡滲利濕之別,但開上、宣中、滲下常常是配合使用。如里濕蘊熱的,更宜重在滲
濕于熱下,所以程氏取三仁湯法,宣通氣滯,分消走泄也。

黃連配半夏,黃連配生薑或乾薑、黃連配蘇葉,山梔配橘虹、山梔配生薑,黃芩配半夏
:此為苦辛合化、宣降濕熱法。辛能發散,開鬱通結,苦能燥濕,寒能清熱。二藥一冷
一熱,一陰一陽,寒因熱用,熱因寒投,陰陽相濟,有相輔之功,無偏勝之害,使濕熱
兩分,不致膠固難化。

花露的使用:程氏以白荷花露、枇杷葉露代水煎藥,治鄭某暑厥;以枇杷葉露沖服,治
陳某春溫重症,以薔薇花露合香稻葉露治張某濕溫,均得良效。溫熱之邪最易傷陰劫液
,治療溫病,一要保存津液,所謂“存得一份津液,便有一分生機”,二要顧護胃氣,
“先安未受邪之地”。花露之品就有這兩方面的長處,如白荷花露能清涼解熱,止渴生
津,薔薇花露能清暑解熱,芳香健胃;香稻葉健脾醒胃,養中氣,清餘熱,尤其是枇杷
葉露,上可潤心肺,中可安冒氣,下可養肝腎。《重慶堂隨筆》指出:“凡風溫、濕熱
 、暑、燥,邪在肺者,皆可以用以保柔金而肅治節,香而不燥,凡濕溫,疫癘、穢毒
之邪在胃者,皆可用以澄濁氣而廓中州。”

    雜病用藥

在程氏治雜病的醫案中,則下列一些獨具匠心的配伍經驗,懂得臨床借鑒。

白芍配浮小麥:用于陰虛發熱。白芍微苦而酸,苦能補陰,酸能收斂,有益陰養血、退
熱祛煩、滋潤肝脾之功,配治骨蒸勞熱之浮小麥,相輔而相成。

細辛配五味子及乾薑配五味子:此為辛散酸收法,用于咳喘証。細辛,乾薑溫中蠲飲,
散寒降逆,五味子收逆氣而安肺氣,二藥一辛一酸,一散一收,一開-合,使之內外協
濟,相反而相就。欲溫化痰飲,程氏取乾薑和五味子同搗,效果頗佳。

肉桂配片薑黃:用于寒凝中脘心腹冷痛者。肉桂乃補火助陽,散寒止痛之品,善去痼冷
沉寒,片薑黃乃溫經止痛破直行氣之藥,善治心腹痞滿脹痛,二藥合和,溫中止痛之功
更著。

黃連配阿膠:治心腎不交、陰虛陽擾之不寐。黃連味苦為瀉心火之藥,阿膠味甘乃滋陰
補血之品,陽有餘以苦除之,陰不足以甘補之。但苦昧藥易從燥化,程氏囑咐黃連用量
宜小,用水,鹽水或蜜水炒,便無此弊。

茯神 (或朱茯苓 )配遠志、棗仁:用于心肝血虛神失所養之不寐。棗仁味甘質潤生心血
面養肝血,為養心安神之要藥,茯神,遠志均為寧心安神之佳品,三味和合,相得益彰
。考酸棗仁湯是棗仁配以川芎,程氏嫌川芎過于升散,不如遠志交通心腎,解郁開結,
雖辛而不猛,誠如張錫純所言:“乃和平純粹之品”,真經驗之談也。

白芍配木香,吳萸、黃連:這種配伍含戊己丸、香連丸、左金丸三方,可治胃痛,腹痛
,脅痛。吳萸辛溫暖脾,開鬱化滯,其性辛苦而燃,燥則易傷陰,陰傷則肝愈橫,但配
白芍則此弊可防,白芍乃養血柔肝、緩中止痛之藥,既可益脾陰面攝納至陰耗散之氣,
又能借陰液以和柔剛木桀驁之威。吳萸配黃連,重在苦寒瀉火,因佐吳萸之辛開則肝得
疏泄,胃獲和降。再配木香行氣和脾,能清化濕熱,濕熱一化則腸胃自安。

生地配仙靈脾:治腎陰陽兩虛的腰酸腰痛,精不足者補之以味。葉天士主張于血肉有情
之品,常投龜、鹿二仙以陰陽同補。程氏取生地與仙靈脾也是陰陽兩補之意,此二藥均
補腎,一為益陰之上品,一為壯腎陽之要藥。因龜、鹿價貴,程氏經驗更宜推廣。

丁香配蛇含石,肉果或配蛇含石,赤石脂、禹餘糧:治泄瀉久下止。泄瀉久不止,如因
脾胃虛弱運化無力者,丁香配肉果可溫暖脾胃,化食行滯,肉果配蛇含石既散下焦虛寒
之氣,又可固澀大腸,使之溫而能澀。丁香與固澀的蛇含石,赤石脂、禹餘糧同用,對
脾瀉或腎瀉久不止者均有一定療效。

刀豆殼配枇杷葉 (炒香 ):用于產後肺胃之氣失降之呃逆。刀豆殼乃甘乎之晶,枇杷葉
香而不燥,合而用之,可平沖上之逆氣,安和胃氣,胃氣安則反胃止,呃逆停。
較之丁香、柿蒂溫中祛寒,又多一治法,且
不限于產後也。

鹿角霜配小茴 (鹽水炒 ),山甲 (炙 )
用于督,帶脈和臂經虛寒及氣血痹阻所引起的腰痛。鹿角霜咸溫,能溫補督脈,壯腎助
陽,添精益血,配小茴旺助沮腎散寒之力,又可理氣開胃,二藥同用,相得益彰。腎經
虛寒,陽氣虧乏,鼓動無力,則血液運行不暢,痹阻為患,在溫腎藥中,配以搜風通經
活絡之穿山甲,使關竅透達,經絡貫徹,臟腑宣通,血撬血痹化開,是腎損挾瘀的上佳
治法。




洛克中醫研究站
呂崇金  洛克醫師 整理

Rockl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